看笔趣阁 > 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 > 第三百九十一章 江湖,忙里偷闲!

第三百九十一章 江湖,忙里偷闲!

  “小陆,下班了没?”

  陆成终于闲下来后,方泥馨发来信息问。

  不过陆成并没有回她,而是第一时间检查了总住院的手机,因为这会儿竟然有三个小时,它都没响动过了,陆成生怕没电了,别的科室的人在疯狂打电话,却在疯狂地关机。

  不过,老式手机的电量是真的经得起用,陆成拿它已经有三十多个小时,竟然还有两格电,待机的时间也是长达三十多个小时。陆成这才放了心,然后想着自己租的房子与科室也不蛮远,走精卫楼旁边的小巷子穿过去,正好就能到。

  就算是急会诊,最多十分钟,陆成也能够到达急诊科或者医院的其他科室。

  陆成就赶紧收拾好东西,把白大褂挂起来后,回道:“准备点个外卖,然后回去休息一下,洗个澡洗个头。”

  昨天晚上陆成就没回得去成,但是总住院不是出家和修仙,该要搞的个人卫生还是得搞。长出来的胡子也得赶紧找时间处理了。

  “那你不用点了,我已经点了两份,麻辣香锅,三份饭。”

  “我就是问你可以一起吃饭不。你走哪边回去啊,走精卫楼旁边吗?”方泥馨发语音来问。

  方泥馨现在是骨科四病区的总住院,骨科四病区在外科楼的B座,陆成就说:“走老年病科那边啊,师姐,你可以下班了没?到老年病科外面还是A座旁边碰面?”

  精卫楼的左手边有一条地下车库的通道,可以直接通往老年病科,也可以走食堂上到外科楼A座去。

  陆成觉得自己还能多走几步,反正,就算是要节省时间,也不可能是节省这点时间。

  “那就老年病科门口见吧,你再绕上来太麻烦了。我已经到外科楼B座下面了,我等你一会儿。”

  “……”

  陆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快速地洗了个澡,然后把贴身衣服洗了,把其他的衣服直接丢进了洗衣机。也不知道洗完的时候有没有时间把它们晒起来。

  陆成到现在,总算是明白了,当总住院的时候啊,若是有一个贤内助,是真的十分必要的,否则的话,家里的日常东西没了,都没时间去买。更别提洗衣服了,记得以前邹谦最长的时间是五天都没回家,胡子拉碴的,虽然在科室里洗脸刷牙了,但是刮胡子的东西没带。

  回去的时候,颇有一副仙风道骨的感觉。

  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陆成等会儿准备再去采购一套日常用品,放到科室里去,包括牙刷牙膏等。

  不然的话,像昨天就是准备不足,其实晚上还是有一点时间可以用来完成洗漱的。陆成都打算过段时间再看要不要采购一台洗衣机放科室里……

  背着一个双肩包,陆成就下到了方泥馨所在的门口,敲响了门。

  方泥馨开门一看陆成背着双肩包,包里面的东西还有点重,略有些错愕,问:“你背包干嘛?”

  “等会儿打算住科室里去,然后刚刚趁着有时间买了点东西。怕晚上有时间买的时候,小卖部关门了。”

  方泥馨闻言,心里十分愧疚,本来现在陆成的生活,该是她要经历的,而她所在的运动医学,就算是急诊,也不过是在病房里躺着待择期手术而已,只要有开放性的伤口,那都归陆成所在的创伤中心处理了。

  昨天方泥馨虽然在科室里忙到了十点多回来,但好歹回来好好休息了一个晚上!

  “小陆,谢谢你啊。”方泥馨眯了眯好看的眼睛,略有些心疼地说。

  “还行。外卖到了吗?”

  “到了,就等你来吃的呢,两盒饭,够吃吗?”方泥馨和陆成吃过饭,但是很少一起吃过外卖,只是吃饭的时候饭店里饭是管够的。

  “够了够了。”

  陆成进门,两个人就开始开动了起来,只是,陆成才吃完了一盒饭,第二盒饭还没开封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陆成贴在耳旁一听,当时就直接站了起来,然后拿起手机和书包就往外跑。

  方泥馨一边跟着站起来,问:“咋了?很急吗,把饭吃完行不?”

  “师姐,是断指!”

  “我吃得差不多了,断指再植的时间窗是越早越好,晚上吃得太饱也不太好。”

  “师姐,我先去急诊科了啊。你慢慢吃吧。”陆成又回头从桌子上扯了三张抽纸,呼噜地在嘴巴上狠狠地擦了几下,就赶紧匆匆跑下了楼梯。

  方泥馨看着陆成离去的背影,眼睛慢慢地眨了几下,然后又默默地回到了房间里,不过却没胃口再吃了,也或许是觉得吃得差不多了,就拿起手机玩了起来。

  玩了才五分钟,她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备注是妈妈。

  “泥馨,下班了吗?总住院是不是很辛苦啊?听你哥说你昨天十点多都才下班,你得注意身体啊。”

  “早知道你们学医这么累,当初就不让你当医生去了。”里面传来她母亲心疼的声音。

  方泥馨就笑着安慰说:“妈,还好啦。总住院也就只当那么久,又不是一直总住院,而且我这个总住院算极好的了,别人晚上都未必能回得来……”

  “那别人是别人,是男孩子,糙皮糙肉的,是你能比的么?当初就建议你去内科,你偏偏要去急诊,现在还搞了外科,你也是的。”里面传来了心疼地叹气声。

  方泥馨一听自己的母亲说糙皮糙肉的男孩子,她的心里就浮起来陆成的样子,然后俏皮地伸了伸舌头说:“妈,男孩子哪里有你说的那么恐怖啊?我这周末看能不能回来吃饭。”

  “对了,哥周末回来吃饭么?”

  “你哥啊,他也忙得很,开个公司也没那么容易……”

  “对了,我好像听你哥说,你恋爱了?那个小伙子今年多大啊?是干什么的?我可给你说啊,社会上不三不四的男孩子,有些看起来是人模狗样的,但其实坏得很啦,你什么时候带回家里来,给你妈我看看,我给你把把关。”

  方泥馨就马上说:“什么啊,我没恋爱,哥他就是瞎说!”

  心里想着,她和陆成现在,好像也就是师姐和师弟的关系,那个傻子什么都还没给她说过的,哪里有那么容易就男女朋友了啊?

  ……

  陆成正和今天值班的手术班说清楚了喊他们过来,并且准备喊值班医生要安排手术的时候,李东山却突然打了电话过来,问:“小陆啊,刚刚急诊科是不是来了个断指的病人呐?”

  “嗯呐,是右手的中指和食指的断指,师父,我正准备安排手术呢。”陆成点了点头,走向医生休息室。

  现在是晚上的七点,值班医生是其他组的,已经去休息室了。他得去这里找人。

  李东山赶紧说:“我就知道你会处理,还好给你打了个电话。是这样的,之前分科室的时候,就说好了,我们创伤外科只做普通的创伤和骨折,断指和断掌、断肢这些,是骨一科的,你直接给骨一科的总住院打电话,喊他来接手!”

  “你不用管了。”

  “这事儿也怪我,没和你提前讲清楚。”

  陆成闻言一愣,然后赶紧说:“奥,是这样啊,那好,我马上给骨一科的老总打电话。”

  “算了!我来打吧,你现在已经和病人家属接触过了,不知道这件事,我亲自打给他说明一下,免得造成什么误会。”

  “还有啊,小陆,我得再提醒你一下啊,急诊不要遇到了手术就都搞完了啊。现在你是创伤外科的老总,我们科有三个组。其他两个教授的组下没有总住院,你要是把所有的病人都给做了,他们就没病人了,这可是不行的啊。”

  “你得把住院指征放得稍微宽一点,另外把骨折的病人,要合理地安排到病房里面去。完全按照当前的指南来收治病人和治疗。”

  “虽然说有些不适合做手法复位的骨折病人,你复位得上去,但是,这一点你还是要考虑到的。”

  “今天早上交班的时候,张鑫教授就问过我,他们组怎么没来病人。”

  “当时你不在科室,我就没和你讲。”

  “也别把自己搞得太累了。”

  ……

  陆成挂断电话后,稍稍眨了眨眼睛,回想起自己这两天来的总住院生活,觉得自己好像是有点儿搞笑。

  的确,他现在已经不再是那种普通的下级医生了,不能所有的事情全凭喜好来做,全凭自己的本事来做。本来啊,医院里在创伤中心设立总住院的职责,只是为了那种超级急诊做准备的。

  而自己现在的实力,就算一般的副教授都能够稍微比拟一下了,创伤中心几乎所有的病人,陆成都能够单独处理得过来。只是会很忙而已。

  但是有一个问题就来了,假如陆成自己把所有的病人都处理了,那其他两个组的教授搞个寂寞?完全靠着门诊的病人来补充科里的病人吗?

  张鑫教授和刘承乾教授目前也属于转型期,单纯创伤外科的平诊病人能有多少?

  如果陆成自己一个人把所有的病人都处理了,对病人和对病情来讲,肯定是大大的好事,只是,别的组那就没病人了。这就是极为尴尬的事情了。

  还好李东山提醒了,不然的话,陆成还真没想到这一层来。

  因为以前陆成当医生,就只要完全地站在医生的角度来考虑,但是现在不一样,他是医生,也是科室里的一员,要注意平衡所遇到的人情世故!

  大概十分钟之后,骨一科,也就是当前手外科的总住院,郑晓来了。

  他看到了陆成后,对陆成客气地笑了笑,点了点头说:“陆哥,辛苦了,那急诊科没搞清楚具体情况,所以把你给喊过去,白忙活一场了,谢谢你替我搞了前期的准备哈!”

  郑晓个子不高,大概一米七五,身材也是干瘦,双眼非常深邃!但是为人却非常客气。

  陆成就说:“郑晓哥,你还是喊我小陆或者陆成吧,您比我大,喊我哥可担待不起。”

  “大家都是兄弟,互相帮忙嘛。而且也本身是我没搞清楚情况,如果不是我老师打电话过来,恐怕还会做错事,以后多多关照哈。”

  为人处世,本身就是相互的,来人执礼,回之以礼。

  “哈哈,那也行。以后我就喊你小陆,你也别喊我郑晓哥了,别人一般喊我郑晓或者晓哥。”

  “小陆你的名字,我这耳朵里都快听起茧子了,后面有空,大家一起聚一聚。”郑晓今年三十二岁,要他喊陆成这个二十六七岁的小伙子陆成哥,就算是客气,其实他也不太习惯。

  “一定要聚一聚。晓哥,辛苦了哈。我这边没什么事了,我还得赶回去吃饭去。”

  “嗯,理解,大家都辛苦,回头聊!”

  “……”

  ……

  陆成再次回到方泥馨门外敲响了门,里面方泥馨还在和她妈妈打电话。

  打开门,陆成就要说话,方泥馨连忙给他做了个嘘的动作。

  然后说:“妈,就是一个同事。找我来玩的,先不和你书说了啊!~”

  “好,周末回来吃饭。其他的再说。”

  然后方泥馨就主动心虚地挂断了电话。

  陆成听到方泥馨喊了一声妈,就不敢有任何动静了,直到方泥馨挂断电话后问他:“小陆,你怎么回来了?不是有急诊手术吗?”

  “骨科分科之后,断指再植属于骨一科手外科的业务范畴,我们科不能碰。急诊科打错电话了。”

  “啊?”

  “我把外卖都给扔了,你吃饱了没?要不我们再点一份?”

  陆成摸了摸肚子,想起晚上还可能有一个晚上的恶战。

  就点了点头,说:“那我自己点吧,你要不要再一起吃点?”

  方泥馨摇头。

  然后进门后,就拿出来了一双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的男士拖鞋,说:“这回还不知道要等多久、一起看看电视等吧,要是没急诊电话啊,你等会让还可以回去早早地睡一觉。”

  方泥馨拿着拖鞋走来发现陆成眼神里的古怪表情,就开口解释说:“这本来打算给我哥买的,先给你穿了,我到时候再给他买一双。”

  方泥馨说完,就又说:“我去洗个脸,你随便坐坐吧。”

  “哦,好。”陆成也不拆穿,只是心里想着,自己是不是也要什么时候备一双女式拖鞋给方泥馨呢?

  陆成换上了拖鞋,往沙发上一坐,背贴上了沙发,竟然就睡着了。

  方泥馨走出来时,看见电视还在广告页面,陆成却已经斜躺在了沙发上,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从房间里抱出来了一个毯子,盖在了陆成身上……

笔趣阁新阅读网址:www.x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m.xquge6.com

看过《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