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众神世界从虫族开始崛起 > 第二五九章 神灵落凡尘

第二五九章 神灵落凡尘

  听到光明主宰一副准备忍气吞声的模样,徐洛心中忍不住感到一阵可惜。

  毕竟之前的时候,他可是刻意将这件事情选择在光明祭的时候来进行发动,就是为了要故意落光明主宰的面子,惹怒他。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光明主宰在权衡利弊之后,终究还是选择了退缩。

  徐洛和光明主宰之间的交流,根本就无人能够听得见,因此自然也不会让别人知道,其实这一些光明教廷的人根本就不会发现他们所信仰的那一位神灵,在徐洛面前的时候,居然龟缩了下去。

  此时,徐洛看着在这一些深空魔蚁的肆虐之下,将周边一片片建筑群落搞得翻天覆地的时候,心中的那一股怒气这时候也已经消得差不多了。

  毕竟徐洛也知道,自己派过来的这些虫族,此时此刻在这里的所作所为,也不过就是给自己找回一个场子而已,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能够做到这个程度,其实已经殊为不易了。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想要做到更高的程度,其实也不现实,狠狠的落一下光明主宰的脸面,就已经足够了。

  既然这个时候光明主宰已经愿意向自己低头认错了,此时他再继续揪着不放,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毕竟他虽然说想要逼着光明主宰消耗更多的力量,却也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跟光明教廷之间真正的开战。

  这时候毁灭教区正是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如果这时候和光明教廷之间生死搏杀的话,虽然说他掌控着大量保护伞的成员,可是光明教廷在这世界存在了这么多年的时间,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打起来时候,顶多就是两败俱伤而已,光明主宰不愿意跟徐洛死斗,是因为担心自己的这一些信徒伤亡太过于惨重。

  而对于徐洛来说,他又何尝不是担心这一个问题呢?

  光明教廷虽然现如今看起来,被徐洛一个人直接进行了压制,但事实上这其实是因为徐洛不顾身份,直接以神灵的力量对付这一些凡人的原因。

  一旦光明主宰亲自动手的话,到时候徐洛直接被他限制住之后,现在徐洛手底下可没有那么多高端力量,能够跟光明教廷的人进行抗衡。

  现如今聚集在这里的这些光明教廷的高层,毕竟不是所有,很多人都各自在自己的辖区之中进行坐镇,无法赶过来。

  更何况今日在这里的,仅仅只是光明主宰的这些信徒而已,但一旦跟光明主宰之间陷入全面征战之中的话,到时候徐洛针对的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光明主宰。

  更关键的是光明主宰身后还代表着一个庞大的光明神系,到时候就是一群光明神系的神灵过来围殴他。

  此时看到徐洛飘浮在半空中,然后沉默不语之后,下方的光明教皇眼神动了动,知道这时候的徐洛应该是正跟光明主宰之间进行谈判。

  心中虽然非常的愤怒,但是这时候光明主宰已经亲自出面的情况之下,这属于是神灵之间的交流,他还没有达到那个程度,因此这时候的他自然没有资格插手上去。

  “既然你都如此说了,那么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但我也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下一次你的这些信徒还在背后给我耍阴招的话,那么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直接开战吧吧!”

  “好。如你所愿,这一次是我理亏,我等着你晋升星界之上。”

  此时看到徐洛态度如此强硬之后,光明主宰也是淡漠的进行回应。

  “既然这件事情就此了结了,那么闹剧也应该结束了!”

  此时他直接看向了徐洛,毕竟如果徐洛不插手的话,到时候让自己的这一些深空魔蚁一直在这里进行肆虐,就必须得要让光明主宰亲自动手了。

  但问题是一旦光明主宰亲自动手的话,到时候对于自己的信仰之力消耗是一场庞大的,所以他希望让徐洛直接收回自己的这些信徒。

  “如你所愿。”

  此时徐洛的这一些虫族已经受到他的附体,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本身附体结束之后就必然是死亡的命运,因此这个时候光明主宰让他亲自处理自己的这些虫族,徐洛也没有丝毫的迟疑。

  下一刻在无数人惊愕的目光之中,只见到一只只地深空魔蚁,直接飞上了高空之中,然后爆开,形成了一个个绚烂的烟花。

  而除了这些深空魔蚁之外,被那一些摄心虫寄生之中的人,也一个个自裁。

  而他们的那些对手,这个时候看着这一个个人直接死亡之时,还显得有一些不知所措,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你倒是舍得!”

  看着徐洛一言不合之间直接将自己出动的这些力量全部一股脑地进行摧毁,光明主宰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之后,直接将自己的这一缕意识给抽离了回去。

  而天空之中那一个庞大的神灵虚影,又再一次陷入到了沉寂之中。

  而此时下方之中那些光明教廷的人,这个时候也是一个个面面相觑。

  他们也不知道原本还打得好好的,异常激烈的那些对手,怎么突然之间就直接死亡了。

  此时他们只能是归功于这些人全部都被光明主宰亲自解决掉了,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反倒加深了他们对于光明主宰的几分信任。

  而徐洛在看到这一次事情已经解决,给了这一些光明教廷的人,一个足够深刻的教训之后,担心对方会直接按照自己这一个化身来追寻自己本体,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直接将自己的这一个化身也给消散掉了。

  既然连那一些虫族都已经抹除掉了,又何妨自己这一个化身呢?

  更何况虽然说出场的那一些虫族已经彻底被解决掉了,但是此时此刻在这一座城市这一片区域之中,徐洛可是留下了足够后手的,要是谁以为自己在这里没有其他手段了,那可就是大错特错了。

  徐洛以及光明主宰两位神灵之间消失不见,而此时面对满目疮痍的大光明神殿之时,这时候的光明教皇顿时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要知道之前的时候,虽然看起来战斗并不如何的激烈,但问题是徐洛的那一些深空魔蚁,一直在刻意对这些建筑进行糟蹋,无数偏殿直接被它们吞噬,成为了他们的养分。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只见到一座座的建筑,看起来就好像是被人顽皮的啃了一口一样,都是缺斤少两的。

  要么是彻底的消失不见,要不然只剩下来小半截,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这时候的光明教皇只觉得当初的时候,还不如就让这一些深空魔蚁直接将这一些建筑都给摧毁殆尽,如此还能够直接推倒重来,而不至于像这样要费尽心机的进行修复。

  毕竟要进行修复的时候,和之前完好无初的时候相比,终究是有一些不同的,可是如果就这样直接将之推倒了的话,又终究是有一些可惜。

  而且现在光明教廷面对最大的问题,其实并不是这一些建筑受到了破坏,而是现如今在广场之上跌倒的那一个个的信徒,此时看着这一个个身心受损的信徒之时,光明教皇只觉得自己头都要大了。

  哪怕是执掌光明教廷有很长的时间了,但是此时此刻,对于光明教皇来说,这还是自己头一次,受到这样的冲击。

  此时看到那一个个的人用陌生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时候,他脸上实在是露不出曾经时候自认为温和的那幅笑脸。

  毕竟在场有这么多人死亡的情况之下,他此时此刻如何能够露出笑脸来呢,但是现在这么多人受伤的情况之下,如果他用严肃的表情来面对这些人的话,又有一些说不过去。

  那一些神殿骑士的死亡其实还能够说得过去,毕竟他们是和入侵者战斗的时候死亡的,只需要将相关抚恤分发下去就可以了。

  但问题是受到误伤的信徒,甚至是直接死在他手中的信徒,却是始终绕不过去的一个坎。

  此时看着这一些人的表情,就能够知道之前的时候的一幕,对于他们而言其实是受到了极大冲击的,甚至是有可能直接动摇他们的信仰的坚定性。

  此时面对这样一个烂摊子的时候,光明教皇无比的头疼,却也知道自己必须要面对这件事情,这时候看着那一个个信徒之时,他心中闪过一抹冷光,但终究还是只能将自己心中的那一个念头给压抑了下去。

  毕竟这一次前来进行观礼的观众数量实在是太多了,而且这其中大多数人是虔诚级信徒,如果他敢将这么多信徒,同时屠杀掉的话,到时候面对光明主宰的责难之时,他也无法承受。

  此时明知道将这些人放回去,会让他们乱说话,导致光明教廷的名声受到极大的损伤,但是此时此刻,他也只能是无奈的认怂。

  他不知道之前的时候,光明主宰和徐洛之间到底说了什么,使得最终徐洛直接将自己这些入侵过来的力量全部都给撤除,与此同时散掉了自己的一个化身。

  但是不得不提的是,虽然看起来光明主宰直接将这些入侵者都给解决掉了,可是受到的创伤,却是实实在在的。

  甚至于他们都不知道过来入侵的这一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这一次可谓是吃了一个大亏。

  更关键的是,按照光明主宰的性格来看的话,在自己光明祭之日被人明目张胆的打上门来,按理来说的话,不应该如此轻而易举的就将对方给放过去。

  但是此时此刻在对方将这一些袭击力量全部撤除掉之后,光明主宰就没有了任何的下文,这似乎意味着光明主宰将这一次的闷亏给吃了下去,也就意味着光明主宰对于这一个打上门来的人无比的忌惮。

  在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对于光明教皇来说是受到了极大冲击的。

  要知道光明主宰在整个众神世界之中,已经是最为顶层的存在了,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被人在自己最重要的日子里直接公然打上门来,可是光明主宰却将这样一个亏给吃下来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来的神灵实力要比光明主宰更加的强大。

  而光明主宰在主宰级神灵之中,已经是排名前列的存在了,战力方面更是不虚其他的主宰,可是面对那个人的时候,却是只能认怂,难道说来人是无上?

  想到这一点的时候,顿时就让光明教皇心中一凛,知道自己不能够再继续想下去了。

  不管来的是哪一位,但是很显然既然连光明主宰都将这件事情给揭过去了,那么也就意味着这件事情已经翻篇了,和自己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此时原本校场之上,进行参拜的那一些光明主宰的信徒,这个时候在一个个光明骑士的带领之下,慢慢走出了大光明神殿,但是此时这些人走出去之后,心中却是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与此同时想到之前他们所见到的那一幕之时,顿时就让无数人不寒而栗。

  要知道过来参加这一次光明祭的人,除了有着光明神殿的信徒之外,还有一些是各个势力专门过来进行观礼,与此同时加深和光明教廷之间的联系的。

  此时此刻这一些人却亲眼目睹了,在光明祭这样重大日子之中,有人直接明目张胆打上门来,更关键的是,普通人并没有看出这其中的隐秘,但是对于他们这些各个势力的代表来说,之前的时候,光明主宰轻描淡写的将这件事情放过去,就已经让他们看出这件事情的不同寻常之处了。

  只是面对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们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时只能是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去将这件事情报告给他们幕后的人。

  而此时在大光明神殿之中,周围那一个个红衣主教看着光明教皇的表情,与此同时他们的目光隐晦的看向了那一些鱼贯而出的人群。

  普通的信徒不能够动手,毕竟这些信徒是光明主宰存在的根基,一旦他们将这么多信徒同时解决掉的话,对于光明主宰而言,将会受到沉重的创伤。

  虽然光明教廷坐拥三个区域,在其他一个个区域之中,还有大量的光明神殿存在。

  但问题是一大片区域之内,不一定所有人都是信仰光明主宰的,哪怕是有信仰祂的存在,但有可能是伪信徒或者是泛信徒,也有可能是无信徒。

  能够达到虔诚信徒以上的本来就是非常稀少的,而此时这么多人万里迢迢,前来光明城之中参加这一次的光明祭,其实就已经能够看得出来他们对于光明主宰到底是有多么的虔诚。

  如果他们这时候直接将这些人全部都给杀死的话,以光明教廷的实力当然是能够轻而易举做得到的,但问题是真的这么做了之后,这么多虔诚信徒同时被击杀。自然不是他们能够轻易处理的事情。

  但是这些信徒不能动,并不意味着其他各个势力过来观礼的人也不能动。

  此时这些信徒能够直接放过去,但是对于这一些红衣大主教来说,他们觉得其他一个个势力的代表必须要留下来。

  不然的话让他们将今日之事给传扬出去的话,到时候对于他们光明教廷的威信打击实在是太过于重大了。

  只是面对这些红衣大主教询问的目光之时,这时候的光明教皇却是微微摇了摇头。

  毕竟这时候这么多人,人多眼杂的情况之下,一方面未必能够将所有人都给留下来。

  另外一方面,保不齐这时候已经有人将信息给传了回去。

  再一个方面说,哪怕就是他们能够将这一些各个势力的代表人物全部都给留了下来,但是一方面是他们必然会交恶于这一些人背后的势力,一个两个光明教廷自然不担心,但是这么多势力,而且全部都是跟他们交好的势力,一股脑的全部都给留下来,对于他们而言意味着自己外部的盟友受到了极大的创伤。

  另外一方面虽然说普通信徒之中大多数都是普通人,但是并不意味着这一些人之中并没有修行之人的存在,保不齐这些人之中这个时候,已经有人探明了这件事情的虚实,日后未必不会将事情给传扬出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能够把消息百分百保证能够封锁的情况之下,将这一些人都给杀死殊为不智。

  毕竟他们费尽心机的得罪自己这一些盟友,可是到最后事情照样会传扬出去,那样一来的话做这件事情就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做好迎接冲击的准备吧!”

  看着这一些人,这时候的光明教皇叹息了一声。

  他知道一旦将这件事情传出去的话,到时候对于光明教廷来说是一个怎样的冲击。

  一直以来光明教廷在众神世界之中,行事作风都是异常霸道的。

  这无数年以来,为了要进行扩张,他们是得罪了无数势力的,平时的时候,这一些大大小小的势力惹不起光明教廷,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只能是缩起头来,只能当做光明教廷不存在。

  但是并不意味着对于光明教廷的仇视就不存在了,尤其是死神教团的那一些人,和光明教廷之间一直以来就是非常不和睦的。

  这个时候一旦知道这样一件事情的话,他们必然会大肆的张扬出去,更关键的是,通过这一件事情,会让很多人觉得光明教廷其实外强中干,并没有想象之中那么可怕,没有那么强大,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很多曾经的时候,直接被光明教廷给压制住的势力,这个时候也会纷纷冒出头来。

  对于光明教廷的体量来说,这一些小势力他们自然不会放在心上,但问题是这么多小势力同时冒出头来。

  意味着他们接下来将会有一场麻烦,更关键的是这一些人冒出头来之后,会拔出萝卜带出土,使得更多的人进行响应,到时候要镇压这些人,对于他们而言能够做得到,但是自身也必然会受到创伤。

  与此同时,一旦光明教廷的人频繁和其他势力交手的话,那一些和光明教廷同体量,或者比光明教廷稍微衰弱一些的势力,这时候必然能够看得清楚他们的虚实。

  如此一来的话,保不齐对方就会想要,在这个节骨眼之上,在光明教廷的人身上咬下一块肉来,甚至是周边几个大势力共同联手,想要覆灭光明教廷也是极有可能的。

  只是此时此刻光明主宰已经回归自己光明神界,彻底不理会这件事情,而且在离开之前也没有任何指示的情况之下,这时的光明教皇只能是按照自己的判断来行事了。

  他猜测之前的时候,既然光明主宰已经对那一位低头了,也就意味着之前离开之时,他不方便对自己进行什么指示,因此只能是让自己随机应变。

  此时的徐洛根本就不知道,因为自己一时的心血来潮,对光明教廷进行报复的情况之下,给光明教廷的人造成了如此多的麻烦。

  对于他而言,之前的时候,光明教廷的人敢到自己的地盘上来捣乱,所以礼尚往来之下,他就给对方来了一次报复,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此时此刻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

  毕竟之前的时候,这些光明教廷的人来自己的地盘之中烧杀强掠,所以这时他也派遣自己的这些虫族进入到光明城之中,摧毁对方的那一些神殿,所谓礼尚往来自然要进行等价交换。

  虽然在严格意义上来说的话,对方所遭受的经济损失以及威名打击,相比于自己哪一个中等城市来说自然是更加剧烈的,但是事情有时候是不能够这样计算的。

  而那一些原本来进行观礼的势力代表人物,在回归自己所在势力之后,终究还是说起了光明教廷之中的这一件事情。

  当知道在光明祭的时候有人明目张胆的打上门去,直接摧毁了大光明神殿之中大半的建筑,而且甚至引得光明主宰亲自下凡,最后和不知名神灵之间达成了某种未知协议之后,两个神灵共同消失。

  而光明主宰在这件事情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发言,终究是引得无数人为之震撼。

  光明主宰作为最为强大的主宰级神灵之一,此时在自己最为关键的光明祭之日直接被人给打上门去,这是何等的挑衅!

  哪怕是其他的主宰级神灵,做了这样的事情时,也就意味着将会和光明主宰之间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因此哪怕平时的时候,冥河主宰和光明主宰之间极为不合,但是在光明祭之时,冥河主宰手下的那一些死神教团的人,也不至于如此的疯狂。

  可是在光明主宰威压整个众神大陆无数年时间的情况下,有一个神灵却是悍然之间做出了如此举动。

  而且在把代表着光明教廷脸面的大光明神殿给进行大肆破坏之后,对方虽然之前派遣过去的那一些兵种给全部抹杀掉了,自己的那一个化身也并没有能够逃脱出去。

  但是谁都能够看得出来,在这件事情上光明主宰没有任何的发言,其实就是最不同寻常之处。

  毕竟在光明祭的时候,直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也就意味着是狠狠的打了光明主宰脸面得。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又哪里是消灭掉了他派遣出去的那一些兵种,这件事情就能够如此轻易解决的呢,这已经是和光明主宰之间立下了不死不休的仇。

  按理来说的话,光明主宰在将这些入侵到自己光明神殿之中的入行者,全部解决掉之后,开始对幕后的那一个神灵展开报复。

  毕竟哪怕光明主宰身处于星界之上,不方便动手,但是光明教廷在整个众神大陆之中,也是极为庞大的势力。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直接针对对方的人手进行报复之时,也是能够做得到的,可是最为奇怪的地方就在于此,光明主宰居然直接出现了这一个闷亏,而没有任何的反应。

  此时此刻很多人都在猜测,必然是一个极为强大的神灵,找上门去的情况之下,才逼得光明主宰在受到了这样的侮辱的情况之下,却不敢有任何的回应,而能够逼得一个主宰级势力做到这样的地步,就只有那一些无上存在才有可能了。

  只是不管如何,这件事情终究只是一些人的猜测而已,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情况之下,而不管面对其他势力何等的试探,光明教廷在这件事情上面都是三缄其口,绝口不提关于这件事情的任何线索。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使得一些人觉得现在的光明教廷其实是外强中干的。

  要知道之前的时候,虽然说背后有着神灵插手,可是前面在众多人的关注之下,可是清晰的知道,去光明城之中进行捣乱的那一些人,其中甚至是连一个半神都没有,哪怕是那些传奇也是当场临阵提升上去的。

  可是仅仅只是这么一些人而已,居然逼得在场那么多光明神殿的顶级强者束手无策,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引以为耀的大光明神殿,被摧毁的七零八落。

  因此觉得传说之中的光明教廷其实也没有那么的厉害。

  正因如此,所以原本一些畏惧光明教廷力量的人,这时候开始蠢蠢欲动,频频向光明教廷的人进行挑衅。

  毕竟光明教廷占据着三个区域,这三个区域和周边很多个区域之间相互是接壤的,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边缘所在位置有着很多神灵存在。

  更何况除了这三个区域之外,光明教廷的神殿,在很多地方都是有着布置的,因此这时候很多人就想要直接将光明教廷的人给驱赶出去,这样一来的话,就能够直接将光明教廷所占据的哪一个份额给吞掉。

  而面对这一些胆敢进行挑衅的人之时,光明教廷的反应异常的剧烈,每一个敢跳起来的,全部以雷霆手段直接镇压下去。

  毕竟之前的时候,那一位能够打上光明神殿中去,但是光明主宰面对对方的时候,都不敢吭声。

  所以他们这些信徒也只能是忍气吞声,不敢再多说什么,但是那一位是一个强大的神灵,能够做到这样的地步,而现在挑衅光明神殿的这些人,只不过就是一些泥腿子而已,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自然不会有任何的留情。

  可是光明教廷的人绝对没有想到,此时此刻他们做出这样的举动来,却让很多人都觉得他们只不过是色厉内荏而已。

  正是因为自己心虚,所以面对这些外部势力的挑衅之时,他们只能是利用雷霆手段,将对方打击过去,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强大。

  所以虽然说原本跳出来的那一些势力全部都被压制了下去,但是更多的人却觉得自己已经看穿了光明教廷的力量薄弱之处,因此这个时候更加猖狂了起来。

  一开始跳出来的那些,只不过就是看不清楚形式的马前卒而已,自身力量其实也并不如何的强大,甚至于他们的消息来源都是异常的简陋的,因此并不完全知道光明教廷的底细。

  而此时此刻随着光明教廷频频和周边这一些小势力进行冲突的情况之下,一些实力稍微强大一点的,这个时候却觉得光明教廷确实是如同猜测之中的那样,这个时候面对这一些人的挑衅之时,根本就不能够轻易将他们给压制下去,如此就能够证明,他们其实并没有传言之中那么厉害。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这一些稍微强大一点的神灵也开始进行挑衅,而此时随着这一些人动员起来之后,光明教廷就开始显得有一些力不从心了。

  光明教廷的实力确实是非常的强大,面对任何一个势力的时候,他们都能够轻而易举地将对方给压制下去。

  但问题是之前的时候一个个弱小的神灵直接向他们进行挑衅,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杀了一批又一批,可是这些人就仿佛是杀不绝的一样,让他们疲于奔命。

  而此时随着稍微强大一些的巅峰天神或者是真神,神王层次的神灵动员了之后。

  光明教廷要真对这些人进行下手之时,自身也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而此时随着多个神灵共同动员起来之后,在多个战场方面,光明教廷的人都被他们给牵制住的情况之下,想要直接将这些神灵都给压制下去,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猛虎还架不住群狼,虽然光明教廷也异常的强大,但这么多神灵共同出手的情况之下,又哪里是那么容易这样下去的呢?

  光明教廷实力强大,但是他们的体量也异常的庞大,势力分散在各个区域之中。

  而随着这一些真神,神王级存在出动,光明教廷并不能在第一时间将这些人给镇压下去之后,让另一些主神级存在,也终于是觉得自己从这件事情之中嗅到了一定的机会。

  不管之前的时候光明教廷虚弱是不是真的,但是此时此刻,随着这么多神灵共同出面,和光明教廷的人进行拉锯,这样的情况之下,原本哪怕他强大,但此时也已经不可避免衰弱了。

  在发现了机会之后,这一些主神级存在,又如何会坐视这件事情发生呢?

  因此一个个也开始纷纷派遣自己的军队进入到了战局之中,要从光明教廷的身上咬下一块肉来,壮大自身的力量。

  如果说真神,神王级的神灵只不过就是藓介之患而已,但此时随着一个个主神级存在入场之后,就意味着真正的狼下场了。

  一个两个的主神当然惹不起光明主宰这样的顶级神灵,但问题是多个主神下场的话,哪怕是光明教廷,面对这些神灵势力的时候,也得要提起精神来。

  更何况这个时候他们和大量的中下等神灵进行纠缠,其实已经牵制住了他们一部分的力量,原本的时候徐洛驱使着自己的虫族进入到光明之城里面进行破坏,只不过就是打击了光明教廷的一点威信而已。

  但此时随着一个个神灵揭竿而起,挑衅光明教廷,他们却无力将这些人直接给镇压下去,其实就已经意味着他们的隐患从那时候就被埋下来了。

  当一个个主神级神灵也开始下场之后,光明教廷的人也知道,他们在继续想要保存实力,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此时将光明教廷之中一个个底蕴之人物都为启动,在一个个战场之上和这些神灵的信徒进行征战,顿时就展开了真正的战斗。

  这件事情徐洛一开始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过,会因为自己的原因,导致光明教廷居然会被拉扯进入到战争的泥潭之中,要知道光明教廷可是光明主宰的眷属,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谁敢直接这样一个主宰级存在拉入战场上呢?

  毕竟不管是无上存在,亦或者是主宰级神灵,在众神大陆之上,他们都是超然于世的,没有一个人会不长眼的直接去招惹他们,因此战场上的事情也和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当光明教廷的人直接被拉入到战争泥潭之中之时,其实也就意味着,这时候的他们身上已经没有了那一个超凡脱俗的光环。

  别人在面对他们的时候,只会觉得这是一块肥肉而已,哪怕这一块肉的体量非常的庞大,一个人吞不下去,但是这样一个人吃不下,那顶多就是多来几个人,大家一起分一分,终究能够吃到一点汤汤水水。

  随着光明教廷的人也开始入场之后,顿时就让本就已经变得非常混乱的众神世界变得更加混乱了起来。

  要知道之前的时候,陷入征战的也不过就是那一些天神或者是真神而已,哪怕是神王都非常少会亲自下场。

  但此时此刻,连主宰其存在都已经下场的情况之下,其他的一些神灵又如何还能够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切呢?

  光明教廷占据着三个区域,而和这三个区域接壤的地方是非常多的,只是随着这一些地方全部乱起来之后,意味着多个区域顿时一下被拉入战争的泥潭,更何况除了这西部区域之外,不管是南部区域,东部区域,或者是北部区域都有着不少光明神殿存在的。

  但此时此刻这一些孤零零存在于某一个城市之中的光明神殿,在当地也是受到了无数人排挤。

  以前的时候,因为有着光明教廷的存在,所以面对这些光明神殿之时,不管是什么人,面对这样一座神殿的时候,终归都要客客气气的。

  哪怕自身的力量比这一座光明神殿要更加的强大,但是也轻易不敢得罪。

  但此时此刻,对方背后力量无法再对这些神殿进行接应的情况之下,此时他的那些左邻右舍又如何还能够看着这样一个神殿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对自己作威作福呢?

  毕竟平时的时候,这一些光明神殿的人行事作风可是异常高傲的,以前因为人家背后有着靠山,所以不敢招惹。

  但现在既然你背后的靠山都已经靠不住了,人家又何必再给他面子呢?

  所以这个时候一个个城市之中的这些光明神殿直接被破坏掉,然后人员直接被驱赶出去,至于光明主宰的神像,没有人敢去动,所以只能是直接封印起来,从神殿之中请出去。

  对于很多人来说,光明教廷的存在,其实就意味着在自己的身上压着一座无形的大山。

  但是曾经的时候,不管面对光明教廷的这些人如何的眼热,但他们很清楚光明教廷是他们招惹不起的存在。

  但是现在既然对方自己把自己身上笼罩的那一个光环给扯下来,从高坐云端之上进入到泥泞之中,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继续客气下去了。

  而且此时随着这一些人陷入到混乱状态之中之后,旁边的那一些邻居们看着他们都已经陷入混战之中了,此时此刻也想着能不能够浑水摸鱼,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一个个也是兴冲冲地加入了进去,顿时让附近的局势变得越来越复杂了起来。

  光明教廷的这一次动乱,其实只不过就是一个引子而已。

  平时的时候,光明教廷的这些人仗着光明主宰存在,所以经常耀武扬威的,已经惹得非常多的人不满了,只是以往的时候,大家没有实力能够招惹得起光明教廷,所以将这所有的不满全部都压抑在自己的内心深处。

  但是随着这一股压抑越来越剧烈之后,此时随着这一些人全部站起来,开始反抗光明教廷的情况之下,以前的压制有多狠,这时候的反抗就有多剧烈。

  在看到光明教廷身陷囹吾之时,旁边的一个个主宰级神灵的教廷,这时候也只能是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也忍不住为光明教廷的下场感到叹息。

  想到光明主宰招惹的那一个存在的时候,更是让他们摇了摇头。

  惹谁不好,非要去惹哪一个存在,哪怕是去招惹无上存在,都比去招惹徐洛要来得明智一些。

  毕竟这时候的徐洛,在众神大陆之上,有点类似于无冕之王的存在,任何一个有见识的神灵,其实都不愿意招惹于他。

  虽然看起来在众神大陆本土之中,徐洛现如今只不过是拥有着一个小小的教区而已,力量和他们这些积年老怪比起来,不值一提。

  顶多就是他手下的大罗族和羽族稍微能够让他们侧目而以,但是他们这样的顶级神灵手底下的力量其实比很多人想象之中还要可怕得多,因此羽族和大罗族虽然强大,但也不是说招惹不起的。

  真正招惹不起的其实是徐洛自己。

  在众神大陆本土之中,徐洛的实力确实并不如何的强大,但问题是徐洛带领的保护伞成员就盘踞在众神大陆外域之中,随时都能够杀入到众神大陆本土中的情况之下,一旦真的和徐洛斯破脸的话,到时候这众多保护伞的成员直接带领着他们的兵种杀入到众神大陆本组中的时候,哪怕是无上神灵的势力都未必能够扛得住。

  所以很多人就不愿意招惹徐洛,只想着耗到他将自己能够停留的时间用完,之后进入星界之上时,和徐洛之间有仇有冤抑或者是别的,到时候都可以在他的身上找回来。

  反正他们这些神灵的时间非常的漫长,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又何必争这朝夕呢?

  百年的时间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他们的一生,对于他们这些神灵而言,其实只不过就是眨眼而已。

  可是在所有神灵都有着这样认知的情况之下,谁也没有想到,光明主宰居然会漠视自己的那一些信徒主动去找徐洛的麻烦,结果导致了这个时候徐洛直接打上门来,对于他们而言,这一切只不过就是光明主宰自己找事而已。

  明知道那个存在不能够招惹的情况之下,此时此刻自己主动去招惹,这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而现如今他主动去找不自在的苦果终于是来了,自然只能是任由他自己承担,而至于他们这时候只需要在旁边静静看着这一场好戏就可以了。

笔趣阁新阅读网址:www.x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m.xquge6.com

看过《众神世界从虫族开始崛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