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独步圣途 > 第五章:林秀然

第五章:林秀然

  夜深沉,整个云城褪去白天的热闹喧哗,回归万籁俱静。

  但总有不合时宜的声音,要打破这样的宁静。

  某一刻,林府的大门轰然被炸开,几道家仆的身影猛地倒飞出来,狠狠地砸在地上。紧接着,一道女子倩影飞掠而出,在大门外站定。

  “欲谋夺别人家产,想尽办法合谋。此等不顾廉耻之辈,还敢诓骗与我?这弹丸之地的云城,果然出不了什么优秀之辈。别拿姓氏做文章,我与你们没任何关系!”

  这时候,一匹红棕骏马飞驰而来。女子倩影飞身上马,绝尘而去。

  同一时间,两道身影出现在前方黑暗之中。

  “城主,我们就这样放任不管吗?继续下去,恐怕这云城要变天啊。”

  闻言,一袭华服的中年男子淡淡一笑,摇头:“变天?这云城恐怕从风眠那小子死而复生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不会平静了。”

  “管?我虽然身为一城之主,但正如她刚才所说,这云城不过是弹丸之地,能有什么影响?圣天学院势力通天,遍布苍州各处,如今按兵不动,一定有问题。”

  双手负于身后,城主脸上的笑意越发的不可捉摸:“如果我是方,林两家的主事,最明智的选择就是不去为难风家,以及那古怪的风眠。”

  转身,城主欧阳晔缓缓离去:“如今居然惊动林秀然国卿亲自前来,很快就有好戏看喽!眼下的情况,置身事外是最好的选择。必要之时,帮他一把。”

  ……

  风眠对于外界的一切,自然是什么都不知道。眼下距离他定的半个月之期越来越近,他必须疯狂的修炼,没日没夜,疯狂的修炼。

  御神柱空间内。

  “呼哧…呼哧…我不行了,要休息。继续下去我会死的。”

  风眠进行一轮修炼之后,被石柱之上的神之气撞击反噬,身上又是一片伤痕累累。但他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运转金身诀功法,正在迅速的恢复。

  “小子,你最好悠着点。你若是再把这破柱子弄生气了,让它感觉自己在给你当陪练,小心你瞬间灰飞烟灭。到时候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你。”

  神秘男子冷冷的提醒,但风眠这般疯狂之人,他承认真的很少见。遍体鳞伤,鲜血像是不要钱一样狂飙。最后身上就像是没有感觉一般,不要命的修炼。

  “没办法,我要尽快变强。尽快拥有足够的实力,冲破神门境。根据金身诀之中的记载,我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够,就连其上的武技,兵刃都不配拥有。”

  神秘男子沉默,风眠能认清这一点是好事。早就说过大明王金身诀不是那么容易修炼的。淬炼的是皮肉,锻造的是肉身,武器就是他的双手,双脚。

  “看你如此刻苦,我倒是可以给你一点方便。我答应你,只要你可以突破造化境,哪怕只是初期,我也可以驱使这上面的锁链,供你使用,不过时间不长。”

  猛地翻身而起,风眠双眼放光:“前辈,你此话可当真?这御神柱之上的透明锁链,一定不是凡品。若是实力不足之人贸然动用,一定会遭受反噬。”

  神秘男子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风眠的灵魂之力足够强横。在精神上可以压住这些锁链。但即便如此,肉身不够强的话,还是难以驾驭。

  “好了,别一直在这里烦我。就算你再怎么拼命,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强行提升太多。记住,修炼者随时都是修炼。休息,也是很重要的。”

  下一秒,风眠再次被强行赶出御神柱空间。他也没有矫情,直接翻身睡大觉。神秘男子说得不错,他现在真的需要好好休息。

  翌日,当阳光划过天际,云层被霞光晕染,整个云层恢复热闹。

  风眠身穿长袍,明明很帅,拥有剑眉星目,精致的五官,却偏偏十分低调。他走出风府,准备去查看一番各处商铺的情况。

  这些日子以来,他疯狂的修炼。体内气息强横不少,境界也又有突破的迹象,一只脚踏入神门境,周身的气场着实很难压制。

  饶有兴致的闲逛,从前他很少仔细观察过这云城,其实在没有纷争的时候,倒也不错。车水马龙,各种叫卖。这样简单的生活真的不好吗?

  正当他四处张望,有些出神之际,一道倩影骑着红棕骏马从前方飞驰而来。女子身穿一袭白衣,但并不繁复,看上去精神干练。

  面容算不上绝美,但绝对足够精致。重要的是她身上的那一股傲然的气质,无人能及。所以风眠下意识的停住,目光定格在她身上,浑然不知。

  “那不是林秀然国卿吗?她怎么会到我们这般小地方来?亲自出现,一定是有什么大事吧!”

  “谁知道呢?最近这云城本就不太平,想必真的是发生了什么,才让如此出众,整个越国都万分尊敬的林国卿出现在这里吧。”

  风眠不是没有见过世面之人,相反,他在圣天学院之时,虽然长年在外出任务,但是也听说过关于国卿之事。

  林秀然,越国最顶尖的天骄。如今不过十四五岁,便已经突破造化境中期的实力。造化境是怎样的概念?夺天地造化,能够御风,借自然之力。并且凌空而行。

  越国最年轻的造化境,天赋之高,直接被尊崇为国卿。国之客卿,相当于与王上平起平坐。没有任何人敢不尊敬她。简单点说就是可以横着走。

  一国之中,绝对不可能出现三个国卿。在越国,林秀然更是一枝独秀,无人能与之匹敌。然她生性洒脱,根本不在乎这些。

  众人议论声中,风眠摇头回神,这些与他又有什么关系。

  就在这时,前方骏马与风眠擦肩而过。一股香风扑面袭来。同时,骏马之上的林秀然黛眉一蹙,瞥过风眠一眼。

  恰好风府之人急匆匆的从后面赶来:“少主,不好了!家主出事了,您赶快回去啊!”

  心中一惊,风眠脸色一沉,转头便往风府疾步而去。速度之快,让林秀然不自觉的勒住缰绳,目光一直定格在那道背影之上。

  “这人身上的气息…好像有点意思…”

  回到风府,风眠第一感觉就是分外的凝重。大厅内,风家几大长老将风君阳围住,正在不断的灌输精纯的灵力。但这样的做法似乎并没有什么效果。

  所有的灵力灌注进去,都像是石沉大海。风君阳的脸色惨白,有一丝丝黑气在其上蔓延。风眠亲眼看见那黑气在脸上游走一圈,然后回到胸口之处。

  若不是风君阳还有一些修为底子,恐怕早就被侵蚀心脉,一命呜呼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

  风眠双拳紧握,全身颤抖,指尖上渗出鲜血。父亲的样子明显是中毒,但这么长时间,为何他会半点没察觉?

  怒气升腾,风眠疾步冲进去。但下一瞬,一道影子出现,将他拦住:“少主莫要冲动,现在主人经不起任何波动。”

  “你,你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说!有半个字虚假,我让你灰飞烟灭!”双眼逐渐猩红,他怒极攻心之下,那一股强横的灵魂之气,足以毁灭一切。

  “启禀少主,此事是家主一直要隐瞒。至于起因,还是那只白眼狼…”

  话音未落,风眠猛地一拳轰出,前院中的地面顿时层层龟裂,烟尘弥漫。

  “你的意思是,我父亲早就知道自己中毒,解药在杨毅手中?现在赶去还来得及吗?”

  影子摇头:“毒气侵入心脉,耗尽家主所有灵力。如今他根本不能动弹,而且这种毒气在没有灵力隔绝之下,侵蚀之力很强,现在谁也不能挪动他半分。”

  沉默,风眠万分内疚。自从他死而复生回来,就只顾着修炼,根本就没有发现父亲的半点异常。身为儿子,这是他最为失责之处,可现在…

  “我能暂时救他一命,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一道声音从大门口传来,林秀然镇定自若的缓步走进来。

  风眠转头,目光锁定在林秀然身上。包括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着林秀然。影子并没有上前阻止,居然颇为恭敬的朝着她行礼:“林国卿!”

  闪身上前,风眠直逼林秀然。四目相对:“你有什么办法?只要你能救我父亲,哪怕是暂时的,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哪怕是要我这条命!”

  林秀然黛眉一蹙,淡淡道:“我要你的命干什么?我只需要你解决这件事之后,与我打一场。因为你身上的气息很古怪,你是魂体双休?”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救我父亲,我一定全力与你战一场!”

  下一秒,林秀然屈指一弹,一颗丹药没入风君阳口中:“这颗丹药只有十天的效力,十天内,你解决好自己的事情,我再来找你。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丢下此话,林秀然飞掠而去。直觉告诉她,这一次是找对人了。至少风眠给她的第一感觉很不同。或许他就是那个引动霞光冲九霄之人吧。

  风眠现在却管不了那么多,疾步来到风君阳身边:“父亲,您现在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你为何不告诉我!有什么事,让我来解决啊!”

  风君阳咧嘴一笑:“大眠真的长大了,为父老了,还以为自己能扛得住,没想到这把老骨头,真是不中用了啊……”

  看着父亲的样子,风眠拳头再次紧握。一股气场瞬间爆发而出:“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笔趣阁新阅读网址:www.x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m.xquge6.com

看过《独步圣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