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独步圣途 > 第七十一章:任人宰割?(求收藏 求推荐)

第七十一章:任人宰割?(求收藏 求推荐)

  黑裙女子的出现,风眠的神情控制不住的变化。

  随着她莲步靠近,一股冰冷的杀意也逐渐弥漫。

  而对于危险的临近,风眠似乎半点都没有察觉。

  “风眠这小子不对劲,他究竟怎么了?难道这个女人与他之前有什么纠葛不成?为什么他似乎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气息,还有那种情绪是怎么回事?”

  大山,闵太龙,以及苏慕雪都发现风眠的不对劲。想要冲上去拉住他,但徐清羽大手一挥,将众人拦住:“不要冲动,现在这种局面,我们无法插手。”

  只见得比武台上,风眠愣愣的站定,看着女子走来,直到她靠近风眠的身形,甚至呼吸都打在他的脸上:“风眠,看来你一直都记得我,不是吗?”

  双手猛地抓住女子的肩膀,风眠迫使她看向自己。极为认真的说道:“你到底怎么了?大梵山的事情,我不是故意的。当时我回过神来,你已经不见了。”

  黑影一闪,与风眠拉开一段距离。手中的细剑环绕上一层剑气。

  “风眠,废话少说,出招吧!当初你带给我的痛苦,今天我们就一并算清。我不想听你废话,今天我能站在这里,是我自己的造化,但你必须付出代价!”

  瞪大双眼,风眠脸色很是难看。他望着眼前的女子:“原来你真要杀我!”

  提步上前,风眠摆开架势。静静地等待着她:“好,当年是我欠你一命,不管你是如何回来的,总之你若是耿耿于怀,那就动手吧,我绝不还手。”

  此话一出,莱凤学院的所有人都变了脸色。风眠这是怎么了?难道这女子与他之间有着很深的纠葛?但也不能如此草率的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啊。

  “风眠,你在说什么疯话!你这就要放弃?你忘了自己现在是莱凤学院之人?你的性命早就不是你一个人的了。你没有权利如此轻易的放弃!”

  “对,没错!不管你与她之间有什么纠葛,都不是现在能解决的。你就没有半点大局观吗?你自愿认输,想过莱凤学院会面临什么吗?”

  但此时此刻,风眠是半点都听不进去。

  愣愣的盯着黑裙女子的靠近,只见她缓缓地摘下面纱,白皙的俏脸之上,居然有一道深深地疤痕。虽然算不上丑陋,但也触目惊心。

  “风眠,你看清楚了吗?这就是当年你一时疏忽,带给我的伤害。这道伤疤我不会祛除,我要永远留下。要么你今天死在我的剑下,否则我要你一辈子内疚。”

  双手颤抖,风眠发现他现在根本就无法运转灵力。心中除了愧疚就是愧疚。脸上肌肉抖动:“好!是我当年一念之差,我不应该放下你离开,我还给你!”

  闭上双眼,风眠张开双臂,准备接受死亡。

  这一刻他是迷茫的,一心只想着将当年的过失弥补,其他的都想不到了。甚至连自己的父亲都忘了。他没有看到,圣天学院的观众席上,有人正在得意的笑着。

  黑裙女子脚步一动,细剑直逼风眠的胸口。众多莱凤学院之人,瞪大双眼,作势就要冲上去救人。但是千钧一发,风眠化作一道光芒消失了。

  转眼间,他进入御神柱空间。

  来不及反应,透明锁链的力量狠狠地打在他的身上。强横的气劲让他倒飞出去,撞击在地上。这一击,就让风眠根本爬不起来,剧痛难以忍受。

  啪!啪!啪!

  连续三下,风眠身形狼狈的被掀起,重重的砸在地上。不过是两息之间,他便连手指都无法抬起来。这种剧痛,就算再久也无法完全的适应。

  “臭小子,你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吗?这么长时间,我的心血算是白费了是吗?你的心境就如此不堪一击?遇上熟人,被控制了心境,就准备任人宰割?”

  神秘男子的声音响起,虚影一闪,站在风眠的面前。

  “哼!你之前的壮志呢?你不是说自己已经死过一次,什么都看透了吗?你只知道亏欠那丫头的,但是你自己的父亲呢?难道你就不管了吗?”

  伸手一挥,透明的锁链再次出现在手中。

  “既然你这么不想活了,那么还继续坚持干什么?反正御神柱没有神脉的支持,也随时会崩塌,倒不如我现在就解决了你,我还能得到自由!”

  锁链一挥,见势就要打在风眠的致命之处。

  下一瞬,风眠抬手,稳稳的将锁链接住。嘴角咧开一道难看的笑容。

  “嘿嘿……想不到前辈还会用激将法。这次是我错了,一时间迷失了自己。但她的出现,的确在我的意料之外。或者圣天学院有某种手段,我被牵制了。”

  无奈的白了他一眼,神秘男子不屑的说道:“这点程度你就中招?还想以死谢罪,弥补什么过错。恰好中了别人的圈套。臭小子,你让我很失望!”

  勉强站起身,风眠伸手拉住男子的袖袍:“对不起,是我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既然她出现,当年的事情就正好一次解决。这一次,我会把握住心境的。”

  心念一转,风眠瞬间便回到比武台之上。

  当他再次出现,身上的气息完全变得不同了。众人惊愕之中,难以理解为什么风眠会在千钧一发之际突然就消失了?难道他还有什么底牌?

  袖袍一甩,风眠正面对上黑裙女子,眼中再也没有迷茫,嘴角扬起淡淡的笑意:“清渊,若真的是你,那么当年的事情,我真诚的向你道歉。”

  “当时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在大梵山的时候,我不应该丢下你在那么危险的地方。这的确是我的错,但该有的惩罚,我已经接受了。”

  黑影突然一闪,细剑的剑罡直逼风眠面门。

  下一瞬,风眠身形诡异的消失。二指并拢,轻松的夹住她的剑尖:“清渊,我是对不起你。但今天这一战,我不能输。所以你是真的要战,还是放弃?”

  剑身一转,从风眠面门划过。他身形向后退开一段距离,嘴角上扬:“好,既然你一定要战,那么我便奉陪便是。今天之后,我们的恩怨也一笔勾销!”

  右手握拳,金光迸射而出。强横的气场激荡,众人眼中闪过一抹亮光:“这才是真正的风眠,他的状态又回来了。不过之前为何会突然的消失呢?”

  徐清羽深深地看着风眠的身影,若有所思。在场之人,似乎只有他看见了一点端倪。虽然怀疑,但他还是不敢确认。风眠这家伙,还有很重要的秘密。

  比武台上,你来我往。风眠以拳头对上清渊的剑气,几乎是拳拳到肉的进攻,没有半分花哨的招式。这便是风眠的风格,直截了当。

  这时候,细剑的剑气袭来,风眠闪身躲过。岂料清渊转手一掌,直接攻向风眠的胸口。他脸色一沉,这根本就不是清渊之前的力量,这其中有问题。

  两人眼神交织中,风眠清楚的看到她的挣扎,似乎她正在被什么力量控制,一时间难以挣脱。或许这才是圣天学院真正的目的吧。

  脚步在地上划过,风眠二指并拢,以灵力化作剑气,与清渊的剑气交织。

  他神色自然,与清渊你来我往,从身边擦过。二人的剑气在中央爆炸,身形同时凌空而起,剑光交错,眼神对上,清渊的神色更加挣扎。

  赵卓死死地盯着比武台上,眼神与月华对上。他们心知肚明,用在清渊身上的禁术,恐怕要失去效果了。但为何风眠那小子可以轻松的将之化解?

  “这不可能!这丫头明明已经没有任何感情,我们所灌输的只有她对风眠小子的仇恨。为何会逐渐被化解?这不合理,这难以解释!”

  突然,半空之中,风眠以气浪化作剑光与细剑交织。伸手一探,将清渊包围。轻声问道:“清渊,你能挣脱控制吗?你还记得这套灵武技吗?”

  挣扎,剧烈的挣扎。清渊随着风眠的身形缓缓落下。她半跪在地上,痛苦的抱着头:“我没有想要杀你,我真的没有!风眠,我很痛苦,你杀了我吧!”

  运转金身诀功法,风眠手指之上凝聚一道金光。脚步一跺,屈指一点,打在清渊的眉心之上。强横而精纯的能量灌注其中,明显的感觉到一道屏障的破碎。

  终于,清渊丢下细剑,虚弱的看着风眠:“我终于又看见你了。其实我一直都没有怪过你。当年的事情,情况特殊而紧急,根本难以控制。”

  “你先别说话,我帮你疗伤。”

  清渊虚弱的笑着,看向风眠:“你要小心圣天学院,就算这次他们无法达到想要的目的,之后也定然不会放过你。我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可惜的……”

  猛然间,赵卓站起身。身上的气浪狂涌,右手伸出,变掌为爪。凌厉的攻向清渊的天灵:“没用的东西,本以为你还有点利用价值,没想到这般无用!”

  砰!啪!

  一阵闷响,清渊的身形直接破碎。风眠本能的退开,看着身上的血污,眼神变得极为冰冷:“赵卓,你居然当众杀人!这可是帝都,你当真不管不顾!”

  “哼!帝都?小子,不管在什么地方。苍州也好,澜州也罢。亦或是整个苍灵界,我圣天学院要做的事,没人敢阻拦。我要的人,也没人能留住!”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笔趣阁新阅读网址:www.x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m.xquge6.com

看过《独步圣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