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独步圣途 > 第九十八章:风国卿

第九十八章:风国卿

  南疆国,帝都。

  偌大的房间内,床榻边上,瘫软着一道娇躯。

  她身着黑裙,面戴黑纱,左肩之处空荡荡的,居然没有手臂。

  黑纱滑落下来,她脸上一片苍白,嘴角溢出一丝血迹,气息很是微弱。

  好半晌,她勉强的站起身,目光冰冷且怨恨的看向远处。

  “风眠,你带给我的痛苦,带给我一切难以承受的折磨,我一定会百倍千倍的奉还。杨家的所有人,我都会让他们来向你索命,有他在手,量你也不敢不来!”

  南疆国的圣女,风眠的老熟人。她正是当初逃脱,一直都追寻不到踪迹,完全失去生息的杨莲。只是她现在改变了一部分容貌,修为也增强了不少,难以辨认。

  这时候,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一道男人身影缓缓地走进来。

  他抬手一挥,身后之人迅速退下,并且将房门关上。

  “莲儿,事情已经办妥了?不过看你现在的气色,应该消耗不少吧?轻易动用远距离分身傀儡术,即便是对于大巫师来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男人上前,拂过杨莲的额头,动作十分亲昵暧昧。

  杨莲眼神闪烁,不着痕迹的避开。

  “多谢国主关心,我没什么大碍。只是消耗有些大,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只是现在我实在是太累,还请国主让我先休息吧。”

  莲步后退,坐在床榻上,杨莲拒绝的意味已经很明显了。但南疆国主却并没有要走的意思。他步步靠近,脸上带着意味深沉的笑容。

  “莲儿,你当初逃往到我南疆国。你的身份本来是背叛者的女儿,如果按照南疆国的规矩,我可以随手将你灭杀。但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吗?”

  伸手拂过杨莲的俏脸,虽然冰冷,却让国主难以移开眼神。

  “因为你身上的气质,还有这一股冰冷,毫无畏惧的气息,都让我欣赏,甚至是着迷。莲儿,你要知道,想报仇,你就必须听话,这一点不用我多说。”

  欺身而上,国主的气息都打在杨莲的脸上。

  娇躯一闪,避开来:“国主,我知道您对我有恩,还授予我圣女的称号,让我在这南疆国可以自由的行动。包括这次风君阳的事情,你也没有半分阻止。”

  闻言,南疆国主露出一抹笑意:“哈哈…莲儿,难得你还记得如此清楚。既然你知道,就不要拒我于千里之外。你明明知道我对你的心思……”

  疾步靠近,南疆国主伸手一搂,便将杨莲搂入怀中。

  “你几次三番的推脱,我都不跟你计较。但是今天,你我都到了这个氛围中,莲儿,你若是再拒绝,我可就要生气了哦。”身形慢慢的俯下去。

  下一秒,杨莲猛地将之推开。自己向门口走去,但却发现根本打不开。

  “国主,请您自重。况且我刚刚受伤,真的需要修养,国主还是请回吧。”

  见此,国主面色一沉,冷冷的盯着杨莲:“你最好想清楚,当真要如此拒绝于我?告诉你,你清风城杨家,本就有了叛逆之心,我能将你留下,已是仁至义尽。”

  言下之意,杨莲听懂了。

  她现在身在南疆国,一切都要听从南疆国主的命令。他能让她成为圣女,高高在上。那么同样的,他也能瞬间让她变成阶下囚。所以有些事,避无可避。

  眼眸低垂,杨莲的手缓缓地松开来。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还有什么好纠结的?她的人生早已毁了一半,难道还在乎这点屈辱吗?

  见杨莲放松,国主便知道她的心理戒备已经放下。

  疾步上前,再次将之搂住,一把推向床榻之上。

  “莲儿,只要你乖一点,那么在这南疆国,以你圣女的身份,只要我允许,那么你可以横着走。不论干什么,都没有人敢阻止,我说的是任何人!”

  接下来,青萝幔帐落下。风儿轻,月儿明,树叶遮窗棂……

  翌日,杨莲缓缓坐起身,身边已经没有了南疆国主的身影。

  拳头紧握,眼神冰冷的可怕:“风眠,我今天的这一切,全都是你造成的。我不会放过你,更加不会放过你风家的任何一人。”

  “南弦月,你也一样。今天你对我的羞辱,他日我定会让你整个南疆都付出代价。我杨莲说的话,不管要经历多久,一定会让他实现!”

  ……

  大越皇宫,大殿。

  七公主越凤灵与风眠,一前一后静静而立。气氛有些压抑,谁都没说话。

  半晌,七公主转身,美目定格在风眠身上。

  “你当真不准备说些什么?难道昨夜的事情,你不打算解释一些吗?”

  风眠瞥过七公主,淡淡的说道:“你要我解释什么?若你相信我,我便无需解释。若你不相信我,那么就算我说什么,你心中依然会有怀疑。”

  “你……”

  风眠的双拳紧紧地握住,肩膀控制不住的颤抖。他一直都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其实昨晚的事情也让他耿耿于怀,只是他并没有明说,也不想说而已。

  这时候,海澜老头缓步出现,扫过二人一眼。

  “哟,看来这是闹别扭了?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啊?”

  拱手,七公主恭敬地说道:“就在昨晚,南疆国的圣女潜入莱凤学院的范围,向风眠挑衅。但她手中似乎有什么把柄,回来之后,他就变成这样了?”

  海澜目光在风眠身上定格,上前一步,握住他的肩膀。

  “小子,你应该不是这种无法控制情绪之人。说说吧,究竟是什么事?能让你如此介意。老夫若是猜得不错,此事应该与你父亲有关吧?”

  猛地抬起头,风眠看着海老。

  “不知道之前皇家所允诺的事情,现在还算数吗?”

  开门见山,单刀直入,直接进入主题。

  眉头一挑,海老有些意外:“怎么,你这是想通了?”

  点头,风眠直言不讳:“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便没有什么顾忌的。若我接受皇家的授予,那么是否意味着,我就有一定的权力?”

  转身,海老走上主位。深邃的看着风眠。

  “若你当真愿意接受我皇家的授予,自然是很好。一旦接受,你的地位与身份,就与林秀然等同。不管走到哪儿,大越国子民都必须对你尊敬有加。”

  冷冷一笑,风眠袖袍一甩:“海老,我不想绕弯子。想必您也应该知道我所说的是什么。我只有一个问题,若我接受称号,是否有权力调动兵马?”

  心中一惊,七公主看向风眠,脸上表情有些复杂。

  “风眠,你的意思难道是,你要接受国卿的授予,然后直接举整个大越的兵马,主动攻向南疆国吗?若真是如此,这件事就不是你一人可以做主了。”

  深深地看了七公主一眼,风眠咧嘴一笑。

  “呵呵…原来还是有诸多的限制。那么既然如此,做不做这国卿也没什么意义了。大越国皇家管不了,那么我风眠就不再求你们。这件事我自己解决。”

  话音一落,风眠转身就向外走去,没有半点留恋。

  下一秒,一道身影踉跄的走来,脸上带着笑意。

  “嘿嘿…小子,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冲动了?不过是南疆圣女的几句话,就让你如此失去分寸吗?你如何知道,就算你过去,不是个陷阱呢?”

  海老也上前,将风眠拦住:“没错,明摆着对方用激将法。你所说的证据,其实并没有实质性的意义不是吗?对方利用傀儡术来试探,你就要上当?”

  风眠看着他们,笃定的说道:“我相信,即便就是陷阱,我也要闯一闯。因为这天底下除了我与父亲之外,没有人能仿造出那白玉月牙纽扣。”

  话锋一转,风眠说道:“再者说,你们以为南疆失败一次,就会消沉下去吗?对大越国虎视眈眈这么多年,当真这么容易收手?简直是笑话。”

  “我记得孙廉有句话说的很对,大越国就是太懦弱,从不主动出击。这样时间一久,就会被人当成是软柿子,随意的揉捏。事到如今,还要龟缩吗?”

  海老眼中闪过一抹亮光,认真的盯着风眠。

  “小子,若是老夫将所有兵马的调动权都交给你,你有几成把握?”

  摇头,风眠直言不讳:“我并不知道能有几成把握,但若是我们继续这样退让,懦弱的龟缩。那么永远也没有战胜的把握。输赢与否,要试过才知道!”

  “哈哈…好!有血性,老夫总算是没看错。”

  抬手一挥,一枚木牌出现在风眠面前。

  “接下这木牌,你便是大越国又一位国卿。老夫以大越国护国长老的名义,将所有兵权都交给你,任意调动。最好立刻动身,杀南疆国措手不及。”

  风眠缓缓地伸手,握住木牌,其上有一丝能量闪过,并没有很特殊。

  紧接着,殿外所有的护卫,还有留在皇宫中的每一个人,都齐刷刷的半跪在地。他们恭敬的拱手,面向风眠。

  “我等参见风国卿,任凭风国卿差遣!”

  风眠站定,深邃的望着天空之上。手中的木牌缓缓地举起。

  “三日之后,集结大越所有兵力,大举进攻南疆国。我大越子民憋屈了这么多年,是时候该好好的出一口气,拿回自己的尊严!”

  众人站起身,眼中放光。风眠的一席话让他们心潮澎湃。

  “进攻南疆国,拿回尊严!”

  “进攻南疆国,拿回尊严!”

笔趣阁新阅读网址:www.x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m.xquge6.com

看过《独步圣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