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神女赋 > .第2章 chapter1 撩妹有法可依

.第2章 chapter1 撩妹有法可依

  我生在极北,长在大楚,别人从生到死,不过匆匆数十载。我从生到成人,却过了一万多年。

  我是一株檀香,无父无母,没有性别,师父说,既然没有性别,不管做男做女,身心都需要培养,便栽培我做个风流美少年。

  不想彻底长成个人样那一日,师父即兴“创作”,将我作成了个大姑娘。

  我说,“师父,你怎么可以这样?”

  师父说,“妖姬啊!你本就没有性别,又和必在意呢?”

  师父说得倒很轻松——从小他培养我做的,可不是个文弱书生,而是个风流美少年。

  哎!这下倒是,本小爷风流美少年还没做成,师父却把我造成了个大姑娘,等着人家来风流了!

  在我长成个人的头几年,师父为了让我将来做个称职的美少年,还特意给我开了门两性课。

  虽说那时,我肉身不全出不了药缸,从未离开过师父的厢房半步,但从师父给我看过的许多书中得知,这两性之事拿来授业,着实不是光彩之事,是师德师风有问题。

  师父反驳道:“师德师风不行?”师父冷笑,“呵呵,徒儿啊,你是不知,如今这世道,大多数人睡着了,唯我独醒啊!”

  我摇了摇还未长全的半个头,“师父,可这么多年了,我怎么觉得,你大多时候都在睡着,每日都要睡到日头晒进屋呢?”

  师父说,“徒儿啊!为师表面睡着,确醒着的,许多人醒着,却睡着死了!”

  我懵懵懂懂望着师父,师父说,“徒儿啊,许多事你还不明白,但终有一日,你会明白的。”

  我瞪起刚长出不久的半只左眼望着师父,师父微微一笑,随手化了面铜镜对着我,镜中是个半木半人的怪物,左半边头除了皮肤没长出来肉露在外面血淋淋之外,与师父这个人类的头已没甚区别,又半边头却依旧空空的檀木头骨,头骨上一只眼半个鼻之处的两个窟窿中黑漆漆的,从未见过半个头的自己长啥样的我,不被吓到,才真奇了怪了!

  我“啊!”了一声,半边血淋淋的嘴上掉下块肉,“啪”一声落入药缸中,师父撤去了铜镜,眉头微皱,满脸写着郁闷,冷不丁看我,“徒儿啊!为师不是说过很多次了吗,你身上长出的这些肉呢,现在只不过的挂在了为师与你培植的这副楠木骨架上,稍不注意用力过猛便会掉下几块来,为师也晓得,之于你的身子,掉肉一点不痛苦,但这每日夜里长肉的痛苦,你着实不该不知道啊!”

  我嘟起小半边血淋淋的嘴,憋屈道:“师父,还不是你拿镜子吓我,我嘴上的肉,才会被吓掉的,你怎么可以这样?”

  师父冷冷道:“若不是你这只独眼作祟瞪着为师,为师又怎会无缘无故,拿个镜子吓你?”

  我低头想一想,还真是这样,又想一想,觉得被师父忽悠了,抬头之时,师父早就不知跑哪去了。

  夜里师父来看我,我跟师父说起此事,师父一脸不解,挠头郁闷道:“有这事吗?为师怎么不记得了?”我瞅着师父,师父继续挠头,笑容狡黠,“好像……好像还真有这事,不过……不过徒儿啊,这事,有什么问题吗?”

  我想了想,觉得师父说的很有道理,真没什么问题,不过是师父历来来无影去无踪的走了,便没再多问,但心中又想起一事,急道:“师父,这事没问题,但你白日的时候说,你睡着的确醒着的,这个……这个我着实不懂啊?”

  师父束手站着,站在大药缸前瞅着我,眼神中带着笑,“徒儿啊,终有一日,你会懂得。”

  师父很奇怪,他什么都让我学,却从不解释,读书亦然,他常常说,“书读过就好,不懂也没什么。”

  我问师父为什么,师父说,“九州有句授业名言这样说,‘这世上许多书只可会意,不可言传!’,简单来说,便是这世上许多书不必读懂的意思,因为这些书读懂了也不可言传,既然不可言传,即便你读不懂,人们也只能会意,大多时候,人们都会意你读懂了。“

  我懵懵懂懂道:“师父,原来读书,不必都懂啊!”

  师父笑容满面:“孺子可教!孺子可教!”

  两性课上,我曾多次问师父,我没性别,为什么还要学两性知识,师父每每这样解释,“你虽暂时没性别,但将来一定会有的,你这个大小的孺子,最欢喜胡思乱想了,不学点两性知识,对性没基本认识,很容易误入歧途的。”,但当我仔细问不学两性知识会误入什么歧途时,师父却又不愿说了。

  我长成个人样的十多年里,虽没性别,但师父继承师祖的遗志,培养我未来妻妾成群,便在教我术法之余,传授些讨女子欢心之法。

  每每此时,我傻呵呵说,“师父,这讨女子欢心,也有法学啊?”

  师父说,“徒儿啊,讨女子欢心,不但有法可依,还非得遵循一定的法,但这法不是一种术法,而是撩动女子芳心一种经验”

  我点点头骨,“师父,这种经验‘术’,可有术名?”

  师父笑了笑,“以前没有,不过昨个夜里为师做了个梦,豁然开朗,便叫它‘撩妹术’吧!”

  “撩妹术?师父!你做个夜里,不会是有做春梦了吧?”我使诈道。

  师父双颊绯红,气急败坏道:“孽徒,你昨个夜里,又趁着为师做梦,观微为师了?”

  “师父,你昨个夜里,还真做春梦了?”我追问道。

  师父不知是我使诈,还是昨个夜里真做了春梦不好解释,背过身拂袖而去。

  彼时,我无时无刻地想见师父,师父却甚少见我。

  我这般想见师父,并不是因为寂寞,我一个大男人之心,曾会对师父生出念想?

  但也因为寂寞——我在极北数千尺冰面下足足活了一万年,不寂寞不空虚不冷,说起来谁信啊!

  师父是我见到的第一个人,而我见到的第二个人,是个与我一样不男不女之人——呃……他其实是个男人,只不过长得肤白柔嫩,美得令人窒息,我便觉得,他不男不女!

  这个人师父当着面叫他子渊,背后却叫他小白脸,大楚的女子也欢喜叫他小白脸,但书上说了,此人名曰宋玉。

  若说师父是我识文断字和修行术法的夫子,那么这个宋玉,则是教我吟诗作赋和饮酒作乐的夫子,我却只欢喜叫他先生。

笔趣阁新阅读网址:www.x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m.xquge6.com

看过《神女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