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神女赋 > .第3章 chapter2 年少胡思乱想

.第3章 chapter2 年少胡思乱想

  在我快长成个“完人”的那一年,师父对我说,“你学了那么多了课业了,该更懂些男女之事了,便偶尔给我看些春宫幻境。”

  这些幻境我大多看得津津有味,师父说,“真没出息!这种水货的都能看得这般痴迷,真不是我徒弟!”

  我说,“师父,你老人家不想想,我在极北待了一万年啊,一万年得多寂寞啊!”

  师父若有所思,“也是!也是!”,又一本正经问,“徒儿,这些男女之事,你看那么久了,都学到了什么?”

  我信心满满,“师父,徒儿什么都学到了。”

  师父问,“当真——?”

  “是啊!是啊!师父,男子和女子,不就一个那个,一个没那个吗?”

  师父惊讶地张嘴望着我,双眸瞪得大大,“啊……”,话说到一半,两颊却不知为何,通红通红的,我扭了扭泡在药缸里的身子,补充道:“师父,男子身前平平的,女子身前鼓鼓的。”

  师父双眸瞪得老大,急问道:“适才你说得那个,便是指这个。”

  我微微颔首,师父皱眉,满脸的郁闷,“呃……看来,为师……为师得给你……得给你加点料了。”

  我来大楚第一日,师父便将我泡在这个大药缸里,每每药缸中药气不足之时,师父都会给我加料。

  我本一株植物,身上的肉是一点点长出来的,瑶草若多了,泡着之时,头一晚刚长出的哪些肉,便十分难受,是以我急道:“不用加了!不用加了!”

  师父疑惑地望着我,我微微颔首,“真不用加了!”。师父欢喜道:“你开窍了?”

  我不理解师父说得意思,误以为师父想拐着弯给我加料,便微微摇头,“师父,这几日痛得很,你就不要……不要给我加料了,好吗?”

  “痛?怎么会呢?”师父挠头,不解道。

  我望着师父若有所思的样子,觉得他定是在琢磨着,到底要给不给我加药,便哭着诉苦起来。

  各种添油加醋,我愣是将瑶草若加太多了,我的身子受不了一事,说出了十几种痛苦,师父刚听的时候不觉什么,听着听着笑得合不拢嘴,我不解问道:“师父,你笑什么啊?”

  师父说,“没!没笑什么。”,然后转身离去。

  数日后,师父又给我看了个幻境,这个幻境师父十分重视,看前还特意嘱咐道:“为师寻遍四海八荒,好不容易才找到这几段交颈鸳鸯的,你得好好学,但也得记住了,学以致用,不要光学了不用,将来遇上人家大姑娘了,还不懂这男女之别!”

  师父这个幻境中,两人羞云怯雨,揉搓万种风情之事,我大多梦中体会过,便没多大兴致。但看到女子樱桃口微微气喘,桃眼迷离,细汗流香,****荡漾的画面之时,我着实一惊——!不禁在心中感慨,“哎!这颠鸾倒凤,似鱼得水的枕边之事,平日里想起来容易,干起来着实……着实不易啊!”

  此后的一段日子,我常胡思乱想,师父说,“这便对了,年少的时候,本该这样。”

  我不懂,便问师父,“为什么年少的时候就会这样啊!”

  师父微笑着,“因为这人啊,在年少的时候,就是喜欢胡思乱想啊!”,我想了想,白眼道:“师父,你这,不等于没说吗?”

  师父说,哦哦哦!等于没说吗?那么看好了!师父挥一挥衣袖,眼前一丈开外的虚空裂开一道口子,仿若有一双看不见的手拉着口子的边将它向两面撕开,最后撕成一扇大窗户的模样。

  我知道师父又在炫耀“故事窗”了。

  “故事窗”是师父独创的一种“看故事”的物什,这个物什向一面窗子,窗子前面是我和师父,后面是故事发生的地方,师父将精心剪裁的故事素材放在里面,让我“看故事”明事理。

  或许你会觉得,这个“故事窗”,不就比师父给我看的幻境,多了个窗子吗?

  其实不然,幻境大多是一个故事的重复,让我看幻境主要目的让我了解事实,而故事窗中的故事,是师父精心剪裁编辑过的故事,与幻境不同,让我“看故事”的目的向我传授某种经验。

  师父“故事窗”后这个年少胡思乱想的故事,是这样一个故事。

  东荒有个白民之国,国都叫做帝鸿城,城外有片生机盎然的菩提海,海子南面流着条蜿蜒崎岖的小河,河岸两面是弧形的坡面,坡面上奇花异草争奇斗艳,彩蝶翩翩起舞。

  春光明媚,菩提海上“砰!”一声巨响,海面腾起数百丈高的浪,浪花似一条巨蟒,滚滚向南面的小河汹涌袭来。

  这条“巨蟒”在离海子很近之时,突然腾空一跃,竟飞出个怪物,那怪物肆意翻腾着,吟啸之声犹在耳畔。

  这一日“看故事”之时,我迟迟不敢断定它是龙。因为师父曾说过,当你做一道课业犹豫不决时,第一感往往没错。

  我望了望师父,师父许是曲解我的意思,微笑着颔首,“没错!这便是龙!”

  我呆呆望着师父,师父问,“徒儿,你怎么了?”

  我说,“师父,您不是说,做课业犹豫时,第一感往往没错吗?”

  “对啊!”师父顿了顿,“不过,这有什么问题吗?”

  我说,“师父,由此及彼,我的第一感告诉我,它不是条龙,起码,不是条纯种的龙。”

  师父皱了皱眉,半响,才解释道:“妖姬啊,这做课业的第一感,与实践的第一感呢,完全两码子事啊,你这样死念书,可不行啊!”

  我挠着头表示不解,师父更不解望着我,半响,我反驳道:“师父,你骗人,你不是常说,举一反三,学以致用吗?”

  师父说,举一反三,学以致用没错,但第一感不同。我想继续问有什么不同,师父却冷冷道:“为师不是说了吗,看故事与听说书不一样,听说书有疑问,是因耳听为虚,看故事眼见为实了,如果还那么多疑问,便是没事找事!”

  我说,“徒儿知错了,知错了”

  师父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我与师父继续透过“故事窗”“看故事”,这是一条青龙,我看了老半天,它依然在虚空中咆哮着,便不解地望向师父。

  师父微笑着,“你观微试试?”

  观微之术,是师父教我的第一个法术,大意是用意念感受世间万物的想法,真谛是神魂出窍。

  这观微之术,我虽学得不大好,但要搞定这青龙的想法,还是绰绰有余的。

  我聚气凝神,施观微之术。

笔趣阁新阅读网址:www.x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m.xquge6.com

看过《神女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