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神女赋 > .第5章 chapter 4 师父叫子宫柯

.第5章 chapter 4 师父叫子宫柯

  因为那个人我与师父不了解,一般不了解之又对我们有威胁的东西,师父都将其称作是一个可怕的存在。

  这几日,海角城来了许多杀我的杀手,师父说,这些杀手,是那个可怕存在派来的。主要目的是阻止我与他回大楚,我们只需扔下小白脸不管,不回去躲起来便不会有麻烦,但我晓得,师父隐瞒了一个事实。一个师父曾与我说过的事实。——师父说,杀死目标,是一个杀手组织,最起码的职业道德。

  从这个角度看,我与师父即便不回去,这个杀手组织为了职业道德,依然会一辈子追杀我们。

  而我与师父势单力薄对抗不了,注定只能一辈子逃亡。

  之于我个人来说,一辈子逃亡,着实比做个女人嫁给个色男强,但要扔下子渊苟且偷生这事,我着实做不到,而且我知道,师父心里一定舍不得子渊。

  ……

  往事一幕幕袭来,我想起了子渊那一双夜一样的眼睛,他说,“姑娘家要是没个名字,怎么出门?”

  师父说,“贤弟,其实……其实我这徒儿……”

  他打断师父,“子宫兄,我与你这徒儿有缘,不如……不如我给她取个名字吧?”

  师父神色微变,明亮的大眼中带着一丝诧异,又一次重复道:“贤弟,其实,我这个徒儿……”

  “子宫兄莫推辞!”

  ……

  他大笑着回头,“子宫兄,你这徒儿,便叫妖姬,你看如何?”

  泪水自心底喷涌而上,一下子夺出眶来,我哭着,“师父!为什么好好一切,会变成这样?”

  师父眼上不知何时,蒙了层雾气,俯身拂袖给我抹了抹泪,我哭红了眼,冲师父大吼:“师父,这便是,你说的幸福吗?”

  我曾问师父,为什么我从小不幸,师父说,等我们离开了大楚,便会幸福了。

  师父把头别过去,淡淡说,“妖姬,这就是命!你命中注定会嫁给楚王,便一定会嫁给他。”

  我转身绕道师父跟前,跪着哀求道:“师父,若这是命,你能帮我,逆天改命吗?”

  师父眼神冷冷,“妖姬,你可知,命不可违?若为师逆天改命,九州必乱,到时候生灵涂炭,名不聊生,这样的事情,你想看到吗?”

  “师父……!”我哭喊着扯着师父的衣袂。

  师父低头望着我,眉头紧紧皱着。

  我冷笑道:“师父,九州大乱,与我何干?”

  师父望着我,眼中含着泪,我看到了师父眼中的悲伤,却无法形容,师父扭头,仰天长啸,“又与我——何干?”

  那个时候,我不明白师父为何发出那一声长啸。

  很多很多年以后,我站在汨罗江畔,站在一块大石头上,想起这一幕时,哭得泣不成声,泪流满面!

  我问师父,他为什么要将我送给楚王,师父说,“妖姬,你莫弄错了,用你勾引楚王这阴险的勾当,为师不过算是个帮凶,并且是个不得已的帮凶,你一心崇拜的公子渊——宋玉那个小白脸,才是元凶。”

  我其实知道先生是元凶是,但我想问师父的,并不是这个,而是抛砖引玉,引出下面的质疑。

  “师父,你还好意思扯子渊?六年前,我刚彻底长成个人样,还没性别之时,因日日沐浴瑶草身材丰腴,先生误将我做了个女子,便给我起了妖姬这个名字,那个时候,你不对先生说出真相,难道不是,早有预谋?”

  师父不语,眼中带着淡淡的忧伤,静静地站在院中,站在雪地里,仰头望着漫天的大雪——南荒百年难遇的、比鹅毛还大的雪。

  师父静静的站在飞舞的雪花中,白色的“花瓣”飞在他墨黑的头发上,俊俏却冰冰的脸上,宽阔坚实的肩膀上,我看着矗立雪中的师父都没背影,心滋滋作痛,却说不出为什么痛。

  师父说,“那个时候,你不是、不是很喜欢、很喜欢妖姬这个名字吗?”

  那个时候……四年了,整整四年了,四年前师父带着我逃离大楚之时,大概从未想过,终有一日,我们回去吧?”

  我的故事,得从五年前——楚王横十六年说起。

  楚王横十六年,熊横与秦王赢稷“穰邑相会”归来不久,楚地便遭大旱,江河都干涩,各地瘟疫横行。

  时有谣言,楚王横高唐案杀了太多人,血流成河流入东海,污染了龙宫,东海水君誓灭大楚。

  熊横为阻止瘟疫和谣言传播,责令各地大关城门,禁止灾民迁徙,导致商道不通,粮食无法运转,大楚的百姓活在中水深火热之中。

  同年冬,又降大雪,冷死饿死的百姓不计其数,大楚各地皆有暴动。

  第二年——楚王横十七年春,令尹子椒为稳定朝局,与心腹一起谋划了一场“王亲临高唐台为民祈雨”的独幕戏。

  但这场独幕戏,并不只有一幕。

  两年前,子渊与师父,暗中策划了个美人计。

  这个美人计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将天生一副倾国之姿的我,化作个女子,送进楚宫,献给楚王做妾。

  在这两年的后一年里,我得知了此事,却假装不知道,心里总对自己说,“若嫁了楚王,师父和先生能欢喜,我这一生,便了无遗憾了。”

  但事实上,师父和子渊,并不欢喜。为了我的事,师父与子渊多次嘴都吵干了。

  师父其实很不情愿我嫁给楚王,毕竟他‘生我’养我十五年,舍不得我也很合理,但子渊不那么想,他觉得师父不仅小气,还有些出尔反尔。

  据说,在我还未彻底长成个人样之时,师父与子渊有过一个约定,这个约定具体我不大清楚,但我想,这一定是关于我的。

  师父每每不想将我嫁给楚王之时,总含泪说,“妖姬,你若不想进宫,我们便不进宫了。”而每每此时,我藏起心中的苦,强颜欢笑:“我若不进宫,先生那里,你如何答复?“

  师父说,子渊那里如何答复,终究是他要做的,我无需担心,我说,“师父,楚国子民的未来呢?”

  楚王嗜色,师父与子渊将我送给楚王,便是想借着我的美色,让子渊在庙堂上敢说敢做,子渊曾与我说,他师父屈原流放前未做完之事,便由他来完成,不过这件事的关键一步,便是我。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子渊与师父的美人计,便拍拍胸脯道:“先生的赐名之恩,妖姬还没感谢呢,若某一日用得着妖姬了,但说无妨,妖姬定竭尽全力,为先生排忧解难。”

  子渊望着我,眼里莫名的悲伤,“你怎么那么傻,事情都不问,便答应了?”

  我望着子渊夜一样黑的眼睛,铿锵道:“先生见外了,妖姬无父无母,先生教妖姬诗词歌赋,除了师父,先生便是这世间,对妖姬最好之人,若能为先生做事,不管什么事,妖姬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妖姬,等你知道什么事了,一定不会答应的。”子渊叹气道。

  是啊!在子渊心里,大概觉得,像我这样聪明的女子,怎会牺牲这一生的幸福,帮他完成一个看不到未来的梦呢?

  但我这样聪明的女子,又怎会不顾大局?

  子椒策划这场独幕戏,便随着我顾全大局的答应做师父与子渊这个美人计中的美人开始,变成一场尔虞我诈的多暮戏。

  楚王在高唐观祈福那一日,师父将我化作只蝼蚁,偷偷带进了高唐观。

  便是从那一日始,我尘封了数万年的爱恨,犹如东荒合虚山上大熔炉之下滚滚的岩浆,一点点蓄势待发,终将一发不可收拾。

  关于我那一日的经历,在子渊后来给楚王横写的《高唐赋》中,并未提及。

  之于这一点,子渊解释说,“这事,得问你师父。”

  我问师父,师父说,“妖姬,若大楚是个人,我们以后要做的很多事情,都将改写大楚的命运,改变一国的命运这事,着实太大,留下太多的证据作甚?”

  我说,“师父,子渊不提,难道大楚的史官写史书之时,也不会提及?”

  师父说,“妖姬,史官写史,更讲究考证,那一日高唐观发生的事情,除了大王和几位文臣,在场的不过是些楚国将士。这些人中大王要找神女不会说,几位文臣大多出了丑,更不会说,子渊不说的话,便只剩那些将士,为师大袖一挥,他们便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说,“那么师父,你施云布雨一事呢?子渊的《高唐赋》中,也并未提及啊?”

  师父说,施云布雨,并不是他所谓,随意施云布雨,有违天道,他不想开罪天家的那些个懒散神仙。

  我说,“师父,记得那日,入夜便下大雨——百年难遇的大雨,足足下了一天一夜,我和你淋雨淋了一天一夜,这么大的一场雨,天家不可能不知道啊!”

  师父说,“那一夜……那一夜的大雨,不过凑巧罢了!”

  我说,“师父,你骗我,这世上,哪来那么凑巧之事。”

  师父望着我,神情莫名的悲伤,沉思了良久,云淡风轻道:“这世上,有许多事情,偏偏就凑巧到一起了。”

  我不解,但看着师父一脸的悲伤,不敢说话……

  我的师父,那个时候,被人叫做南柯真人。楚人都说,南柯真人,长得一副好皮囊,却投错了胎,得了个道士的模样。

  师父叫南柯真人,并不姓南名柯,更不姓柯名南,楚国倒是有人说错过,曾将师父南柯这个雅号,说做柯南——!

  九州没南这个姓,只有南宫的复姓,师父不姓南宫,却姓子宫,单名一个柯字,没错!我师父的真名,便真叫子宫柯。

笔趣阁新阅读网址:www.x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m.xquge6.com

看过《神女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