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神女赋 > .第7章 chapter 6 救命再造之恩

.第7章 chapter 6 救命再造之恩

  师父望着我,叹气道:“真是个苦命的孺子!”又对一旁满脸欢喜的子渊作揖,“贤弟,你我高山流水之谊,你的事,我本不该推辞,只是……”

  子渊急道:“子宫兄,莫非……莫非子宫兄有难言之隐?”

  师父瞟了我一眼,终究还是,对子渊隐藏了,他将我培养成个风流美少年之事。

  便这样,我有了个女子的名字。师父说,“天意如此!天意不可违!既然你有了女子的名字,为师便先将你,化作个女子吧!”

  “妖姬!多好听的名字啊!”我欢喜着想。

  如今想来,这名字固然好听,但这付出的代价,委实……委实太大了些!

  而那时,便只傻呵呵望着一袭紫衫的子渊,心道:“这世间,怎会有,这么深邃漂亮的、夜一样的眼睛。”

  子渊走后不久,师父便替我修炼身子,直到月朗星稀,师父才将我,变作了个女子。

  我问师父,他花费了整整十三年,才将我变作了个男子,为什么将我变作个女子,只花了半日。

  师父说,“妖姬,你误解错了,为师其实给你檀木骨架之时,便已准备好将你变作个男子了,这些年不过是等你心智成熟了,再给你性别,谁知小白脸过来了,然后……然后你也晓得,为师在你跟前纠结了半日,最后花了一刻,将你变作个女子。”

  我不解,“师父,变作女子,不需要准备,是不是说,变作女子,比变作男子,更容易些?”

  师父郁闷地望着我,微微摇头,眼神闪烁,好像不敢相信什么似的,又微微摇头,道:“孺子不可教!孺子不可教!”,然后叹气道:“妖姬,不是容易一些,一个需要十三年的准备,一个一刻,这么简单的算术都不会,为师平时,怎么教你的?”

  我低头不敢说话,心中将师父的话掂量了会,终于得出结论:人活在这世间,做个男子,得花十三年,做个女子,只需一刻,做女子委实比男子,容易太多。

  师父问我,“想什么呢?”,我说,“师父,我能不能,做个男子啊?”

  师父问我,你想做男子,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我说,“师父,你培养我做个男子得十三年,而你说过,花费时间越多的东西越值钱,可见男子一定比女子值钱,若某一日,我实在太饿找不到吃的了,把自己卖了,能吃上好多年呢。”

  师父说,“不错,不错,目光挺长远的,孺子可教!孺子可教!”

  我说,“师父,你是不是答应了,把我变做个男子?”

  师父说,“不行!”

  我问,“为什么?”

  师父不语,背过身去,良久,又转身过来,“你倒提醒了为师,女子比男子值钱,等哪一天我们流落街头了,卖了你,为师便不必为生计奔波,这样,便能睡上大半年的安稳觉了。”

  我说,“师父,你太无情!”又说,“师父,你不是说过,这世上花费时间越长的东西,越值钱吗?怎么……”

  师父不待我说完,微笑着道:“妖姬,花费时间不过是一个参考标准,还有一个重要的标准,为师一直忘说了,‘物以稀为贵’,你身子是女的,心智却是个男的,又不老不死,着实算个稀罕的物种,价钱嘛,自然……自然水涨船高咯!”

  我泛起白眼瞪着师父,“师父,你——!”

  师父笑眯眯望着我,“妖姬,这便是你的命!”

  我说,“师父,我要逆天改命——!”

  师父面无表情,说,“逆天?”,冷笑了声,“妖姬啊,你一会出门呢,小心啊!”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师父,一会,要下雨吗?”

  师父不语,门外传来几声有气无力的狗吠,我豁然开朗,笑着道:“师父,你从西域捡回来那只病歪歪的大哈巴狗,伤不了徒儿的。”

  师父冷冷望着我,“为师是想说,天不可逆,下午出门,小心遭雷劈!

  我还没长成个人样之时,师父便教我很多法术。

  那个时候,我还只是一副檀木骨架,师父将我泡在个药缸里,由于身子未全,学什么都很慢。

  师父对我说,慢点好,欲速不达。

  我是一株檀香,一株长在极北雪雾森林中的万年檀香,师父说,十多年前,他前往极北,寻了三百来个夜,才在那一夜,从一个巨大的冰缝中,从数千尺的冰面下,将我挖出。

  那一夜的极北,漫天舞着大雪,鹅毛一样的,簌簌落着的大雪。

  巨大的冰缝中,数千尺的冰面下,冷得师父鼻未成涕,便凝结成了冰,附在鼻内壁上,师父忍着鼻痛,身子哆嗦着,小心翼翼地一点点将我挖出,怕我冷死,便从****割了快肉,将我的根茎包了起来。

  我的根茎又粗又长,只包住了一半,师父又想,他三百多个夜,才找到我,若我冻死或饿死了,岂不白跑一趟?便心一横,又从身上割了快肉,这次狠心割下的是一大块肉,这块血淋淋的肉比之前那块大很多,师父用它将我整个身子包得严严实实。

  师父说的那一夜,我永生难忘。

  我雪域森林中待了一万年,都未曾像那一夜那样冷过,却对师父说的割肉包着我一事,没半点印象。

  师父说,“你当时冻得快死了,能有印象,才怪了。”

  我说,“师父,你找块布包着我,不就好了吗?”

  师父说,“你得吃肉啊!若真用块布包着那么容易,你又何须整日泡在药缸里啊”

  “吃肉?师父,难道我爱吃肉,是天生的?”

  “…………”师父白眼望着我。

  后来我从子渊口中得知,师父将我带出雪域森林,不仅几百年的法力消耗了大半,还差点死在了那里。

  我曾对师父说,“师父,那一夜好冷,我在雪域森林中待了一万年,从未这样冷过。

  师父逗我说,“为师知道冷,那一夜,为师差点冻死在极北,你该心怀一颗报恩之心,与为师长长久久才对。”

  我说,“师父,你不是说,我上辈子欠了情债,这辈子活着的唯一目的,便是还债的吗?”

  师父说,“呃……这个……,其实那时候为师说错了,你这辈子,便是来与为师还债的”

  我说,“师父,你又骗我,小时候我问你,你不是常说,我欠了这情债,是个女子的,师父你是个男子啊?我一个男子,曾会与一个男子,前世有缘呢?”

  师父皱了皱眉说,“妖姬,为师不是个女子,但子渊好像,也不是个女子吧?”

  我笑呵呵说,“先生袅娜,非女子能比!”

  师父气急败坏,破口大骂,“你与子渊那小白脸,这才相处了多久,便这般死心塌地?”

  我不语,心想先生就是比你美,师父一字眉皱得更紧,说,“妖姬,你不会,真思慕上那小白脸了吧?”

  我两颊微热,害羞地低下头去。

笔趣阁新阅读网址:www.x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m.xquge6.com

看过《神女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