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神女赋 > .第9章 chapter 8 最奇葩的宗规

.第9章 chapter 8 最奇葩的宗规

  师父偶尔教些做人的道理:“徒儿,天道酬勤,你若不勤奋修行,将来成了个人,样子便会十分难看!”

  我说,“样子再难看,总是个人样,不像现在,是个半人半木。”

  师父说,进了玄宗,我注定要妻妾成群,一个妻妾成群的男人,如果长得太难看了,即便将来有钱了,卖了一堆女人回家,这些女人也会待着机会便与人厮混,等我的一个又一个孺子长大了之后,我会发现他们不是长得像家里的家丁和街坊邻居,便是与门口乞丐和远房的亲戚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我说,“师父,每个孺子都和自己不一样,这样不是很好吗?”

  师父汗颜望着我,我问师父,为什么我进了玄宗,就得娶一大堆女人?

  师父说,“你难道没发现吗,玄宗人丁不兴啊?”

  我说,“人丁不兴,应该招弟子啊,与我娶一大堆女人,有什么关系啊?”

  师父说,“等你将来娶了一大堆女人,便能生下一堆孺子,那个时候,玄宗不就人丁兴旺了?”

  我问师父,“师父,你不是说过,玄宗只有一条宗规,便是只收一个弟子,这个宗规什么时候都不能破吗?”

  师父说,我们玄宗这一门,我的师祖他的师父,本是西天大雷音寺的一个扫地和尚,某一日,这个和尚不知为何,从大雷音寺里偷跑出来,游历四海八荒,然后又某一日,又不知为何,捡到了师父,觉得应该有个家了,便收养了师父,尔后又某一日,不知为何,带着师父去了南海的一个孤岛,不久便在那里建立了玄宗。

  师祖虽很早便建立了玄宗,但直到他圆寂的那一日,玄宗依然只有两个人,一个师父,一个师祖。

  师祖因此,十分感伤,认为两个人死了一个,便只剩一个了,玄宗便成了单传。

  师祖出自佛家,十分信因果之说。师祖对师父说,“因果说,玄宗创始人死的那一日,都只收一个弟子,玄宗便得世代,只收一个弟子。”

  师父说,“徒儿啊,你师祖那个老古板死不瞑目绕着弯子都不愿破了的宗规,为师岂能说破就破?”

  师父告诉我,师祖写下这条宗规之时,奄奄一息,只说了三句话,师祖的第一句说,“子柯,因果轮回,有因必果,为师这一生,便只立下这一条宗规,望你遵守!”

  师父说,“师父,你昨日不是还说,你这一生做过太多有意义之事,唯一的遗憾,便是没能亲手将玄宗发扬光大,若子柯遵守这个宗规,玄宗世代只收一个弟子,又如何能发扬光大?”

  师祖说,“如何不能?为师这一生做了和尚,便一生都是个和尚,不能娶妻生子。你便不同了,以你的修为和天资,还有几百年的活法,这几百年你三五年娶一个妻和生一个娃,待你死的那一日,何愁玄宗不能发扬光大?”

  师父说,“师父!师父,且不说我能不能三五年娶个妻生个娃,按照您定下的世代一个弟子的门规,子柯就算娶三千个妻生八百个娃,一个都无法入门,玄宗又如何发扬光大?”

  师祖笑容诡异,“子柯,为师何曾定下一条宗规,说玄宗只能有一个弟子?弟子的妻娃须入门才算玄宗的弟子?”

  师父恍然大悟:“师父,您——!”话音未落,师祖便圆寂了,不过眼睛挣得大大,好像在说,“子柯,你一定要多娶几个妻子,将玄宗发扬光大啊!为师可在天上看着你呢!”

  我说,“师父,师祖这不是,绕着弯子给你下套吗?”

  师父说,“是啊!不过你师祖说的,不无道理。你想一下,玄宗只有一条‘世代只收一个弟子’的宗规,却没有一条‘弟子的妻娃得入门才算门中弟子’的宗规相互制衡,你师祖真是……用心良苦啊!”

  我将师父的话在心里掂量一番,觉得师祖圆寂之前大概在想:自己做了一辈子老处男,多寂寞多伤心三言两语说不清,得找个法让徒弟不至于接着做一辈子老处男。

  师父说,“你个半人半‘妖’,身子还未长全,思想便这般龌龊了?”

  我瘪起半个脑袋上的半张嘴,“师父,你耍赖,又观微偷窥我的想法了。”

  师父说,“你是为师身上的两块肉长出来的,你还没翘屁股,为师便知道你拉什么样的屎了。”

  我觉得师父的话很好笑,却因只有半张下吧,怕笑掉了师父骂我,便不敢先笑,只能憋着笑意,慢悠悠抬起只泡在药缸里的仅有的一只左手,去撑那半张的下吧,师父望着憋着笑意的我,一本正经道:“徒儿啊!你、你是不是很想笑啊?”

  “呵!哈哈!”“啪!”一声,我刚长出不久的半个下吧——活生生的一坨肉,落入药缸中……

  师父摇头,叹息道:“哎!孺子不可教!孺子不可教!”然后转身,摇着头离去——师父在笑,我感受到了他的笑声,自心底的笑。

  师父对我很好,并从小便将我往一个风流美少男的方向教育,我猜这大概与师祖的遗愿有关。

  师父常说,师祖希望他妻妾成群,然后在不违背奇葩宗规的前提下将玄宗发扬光大,但他这几百年潜心修炼导致了生理和心理变化,早没了生育的能力,唯一能将玄宗发扬光大的,便只有我,若我成不了一个风流的美少男,我的师祖便死不瞑目!

  我对师父的人品表示质疑,师祖都死了那么久了,他还用师祖的死不瞑目来逼着我做个风流美少年。

  我回师父说,“师父,或许师祖他老人家,圆寂的一刻想明白了,不闭眼是想提醒你,不必墨守成规呢?”

  师父说,“这一点毫无可能,你师祖不仅死不瞑目,没气说话了之时还与我神交,‘子柯,你一定要……一定要将玄宗发扬光大啊!”

  我对师祖的这个执念深表佩服,同时对师祖的一生有了更多的好奇,便常常问师父师祖的一些事情,但师父说来说去都是些与宗规有关的,多的事情好像刻意不想告诉我,又好像他也不怎么清楚一样。

  我最好奇的是师祖的生平。

  师父告诉过我,西天是个众生向往的极乐世界,大雷音寺是西天最漂亮和神圣的净土。虽说师祖只是个大雷音寺门前的一个扫地和尚,身份十分低微,但能在一个极乐世界中最漂亮和神圣的净土上扫地,不也是件美事吗?

  何况师祖出走没多少年,便圆寂了。这一点,说明师祖已到了晚年,着实不该到处奔波才对。

  师父望着我,似笑非笑,“你身子都没长全,脑袋却比南瓜还大!”

  我瞪了瞪半张脸上唯一的一颗眼珠子,顺便伸出仅有的一只手摸了摸一半肉一半檀木骨的头,瘪起半张血淋淋嘴委屈道:“师父,我的头那有那么大,明明很小嘛!”

  师父说,我孺子不可教,脑袋里一大堆想法,却总不开窍。

  我不大明白,却又看着师父一张惋惜的脸,觉得奇怪,便又不敢多问。

笔趣阁新阅读网址:www.x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m.xquge6.com

看过《神女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