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神女赋 > 4.第14章 chapter13 毒发了的师父

4.第14章 chapter13 毒发了的师父

  我试着努力爬起来,祭出紫薇剑一飞冲天,紫薇剑在离地十来丈的虚空中不知被什么撞上,弯成个弓形,又“哐当”一声飞出数十丈,落地之时“滋滋滋”响着。

  我坐照观微了虚空一番,这才发现,整个天道观被人布了结界。

  傍晚之时,子渊如期而至,我问子渊,“先生,你可知,师父去了哪了?”

  子渊说,他也没见到师父,之所以来,是收到了师父的一封信。

  信上说,师父有事回了南荒,估计得十天半月才能回来,怕我一人待着太闷了,便让麻烦子渊过来照看我,顺便教我些课业。

  我对师父不辞而别,并没太疑惑。

  但师父找来子渊照看我一事,我整整想了一个晚上,都没想明白。

  自我十三岁彻底长成个人样起,师父便对我十分苛刻,具体怎么苛刻,主要表现在以下三面。

  第一、师父不按从小的培养方案将我变做个男人不说,将我变作了个女人又不许我以女人的身子示人,我对外的形象,便成了个胡渣满面的小白脸十三——天道观师父门口的扫地小道士。

  第二、师父从不许我独自外出不说,还常常嘱咐我,即便我某日耐不住寂寞偷着出去了,也记得先易容做这个满脸胡渣的小白脸,不然他抓到了我,可不是罚我不许吃饭那么简单。

  第三、师父素来不喜我与子渊单独来往不说,就连他自己与子渊来往,都得偷偷摸摸,搞得跟一对少年少女私会般隐秘。

  我问过师父,为什么对我这样苛刻,师父说,“你不觉得,将你这样包装起来,我们天道观才有神秘感啊!”

  我说,“师父,哪来的神秘感,你这明明是小心眼。你不想人知道你有个美若天仙的徒弟,这一点,没得说,可你不想人知道你与大楚最美的男子公子渊交往,这点着实说不通啊!”

  “交往?”师父冷冷道,我说,“对!交往!”。师父皱眉,“妖姬,你想多了,为师这样做,不过是信守承诺罢了!”

  “什么承诺?”我问道,心中大惊:师父莫不会,与子渊私定终身了?

  师父转身,背对着我,良久道:“妖姬啊,这个承诺,终有一日,你会明白的的,并且会明白的一清二楚。”

  我皱眉瘪嘴,“师父,你又来了!”

  师父以前这般小心,如今却让子渊来照顾我,莫不是,莫不是想公开……公开与子渊的关系?天明的前一刻,我以为自己想清楚了,不想终究如师父所说,“妖姬,你想多了!”

  午饭时,我看着夜一样的眼睛,他微笑着,雪白的两颊蕴开了酒窝,“你师父与我的关系,断断不会公开的!”他从怀中掏出快玉麒麟,递给我看,对我说,“你师父除了给信,还留下了这个,说只要我带着它,便不会被人跟踪了。”

  我拿着玉麒麟仔细看了看,心中一惊,自顾自感慨道:“外面这结界,还真是师父布的啊!”

  子渊不明所以,我指着外面说,“夫子,天道观被布了结界,外人看来的天道观,如今不过是虚幻罢了,若没这个玉麒麟,你进入的,不过是虚幻。”

  子渊哑然,欢喜道:“妙!妙!子渊见识浅薄,不想你师父,还有这等法术!”

  我嘿嘿嘿笑了笑,心中暗道:“师父的法术,何止这点啊!你不晓得的多了去了”

  师父常说,做人要低调,我问,“师父,怎样叫低调?”

  师父说,“深藏不露!”尔后又补充道:“你在小白脸跟前,更得深藏不露。”

  我说,“师父,先生有名字,不叫小白脸!”

  师父有些生气,“你——!”然后又一本正经道:“妖姬啊,切记,在小白脸跟前,你我都得深藏不露!”

  我问,“师父,为什么在先生跟前,我们都得深藏不露?”

  师父回答:“妖姬,这个问题啊,终有一日,你也会明白的。”

  “……”

  你说,摊上个这么奇怪的师父,除了轻蔑表示无语,我还能咋办?

  师父南海这一趟,去也匆匆,来也匆匆。子渊这厢与我单独相处不过五日,师父那厢便回来了,满身狼藉地回来了。

  师父是抱着胸口,一瘸一拐进入天道观的。

  师父进来之时,我与子渊正在对弈。

  我举棋不定放在在嘴边,忽听到门咯吱一声开了,我们齐齐望去,见着个血淋淋的身子进来,我定睛一看,惊地“啊”了一声,反应过来之时,手中的棋子落入了口中,我又“啊!”了一声,棋子顺着喉咙咽了下去。

  来不及多想,赶紧三两步上前搀扶师父,却没想到,素日里弱不禁风的子渊竟快我两步,眼前一袭紫衫飘过,脑袋反应过来时,这一袭紫衫的主人,已抱着师父坐到了地上。

  黑夜一样深邃的眼温柔地望着师父,上面蒙了层雾气,“子宫兄,你这——又是何苦?”

  子渊素有洁癖,师父一身血淋淋的,他反应竟这般快,着实不该啊!?但……但子渊、子渊这话,又是何意?

  难道……难道师父不辞而别之事,子渊了解内情?

  “妖姬,过来!”心中五味杂陈,突听这声叫唤,“啊!”了一声,一个箭步迈上去,蹲到师父和子渊的身旁。

  我望着师父那张憔悴而惨白的形容,心隐隐作痛,竟哭了出来,“师父,您这是去哪了啊?怎么伤成了这样啊!”

  我抽噎着,师父形容痛苦,却微笑着,缓缓抬起一只细手摸了摸我的脸,“妖姬、不哭!为师……为师这不是……不是好好的吗?”

  我拂袖摸了摸泪,“师父,这是哪个天杀的?敢把你伤成这样?”

  师父不语,缓缓收回我脸上的那只细手,收到一半之时,眼睛一瞬瞪得老大,形容十分痛吓人,“咳!……咳!”、“咳!”三两声咳嗽之后,师父嘴角流出了血,我大哭着扑上去,师父眼睛却瞪得更大,额头的青筋条条绽出,“咳咳!”又咳了两声,我生怕自己压着师父,连忙撤开了身子,望着地上的那摊血入神,师父中毒了?

笔趣阁新阅读网址:www.x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m.xquge6.com

看过《神女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