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神女赋 > 2.第22章 chapter 21 生了断袖之情?

2.第22章 chapter 21 生了断袖之情?

  “师父,你请的那些夫子,不是还在寒窗苦读死书的学子,便是城里常常偷着酗酒折磨孺子的凶徒,除了终日给徒儿布置些堆积如山的课业,让徒儿没时间吃饭经常饿着肚子赶课业外,便是只会说“书读百遍其义自见”,终日让徒儿背些他们自以为是的、毫无用处的、彰显他们有才学的东西,哪能学到什么东西啊?”

  “这……”,师父神色抑郁,“这都是,小白脸教你说的?”

  我抬头望了望师父,“对啊!师父,难道那些夫子们,不是像先生说的这样吗?””

  “呃……妖姬啊,这小白脸呢,还教了你什么啊?”师父问。

  我眉头一皱,不悦道:“师父,你可不可以,不这样叫先生啊?”

  师父抬手抚了抚我的头发,“好吧!为师不这么叫便是了,但是,你得给为师说说,公子渊还教了你些什么?”

  我抬头望着师父,师父不像在说笑,我心中一乐,坦白道:“子渊说,我年纪还小,课业虽重要,但更应该发挥特长,学些自己欢喜的东西”

  师父搭在我背上的右手颤了颤,神色稍显惊讶,微笑道:“妖姬,那你,你欢喜什么啊?”

  我想了想,笑眯眯道:“师父,我欢喜吃茴香楼的招牌菜脆皮炸鸡啊!”

  师父皱眉,冷冷道:“你就这点出息?”

  我微笑着,“师父,徒儿还喜欢音律和辞赋。”

  师父愁眉不展,“还有呢?”

  “还有……还有……还有就是……”我想了半天,依然想不出还欢喜什么。

  师父冷冷道:“妖姬啊,你是想拜子渊做夫子吧?”

  我顿了顿,慢慢抬起头,吞吞吐吐道:“师……师父,徒儿……徒儿有一事,不知,不知该如何跟师父说。”

  师父略显质疑地望了我一眼,淡淡道:“想说什么,便说吧!”

  我望了望师父,缓缓道:“师父,前几日啊,徒儿已私下拜子渊作了夫子,还望师父……”

  师父脸色大变,“孽徒!孽徒!你可知……你可知小白脸对你……”

  我吓得将师父放好,赶紧跪在床边,“师父!徒儿知错了!知错了!”

  师父冷冷道:“从今日起,为师不许你,再与子渊私下来往!”

  我低声反驳道:“为什么?师父!”

  师父冷冷道:“终有一日,你会明白的。”

  我反驳道:“师父,你总是这句话搪塞徒儿,有这样做人的吗?”

  师父道:“为人之道,你一个妇人家,不懂!”

  我瞅了眼师父,“师父,妇人家不懂,那么,你何时把我变回个男子?”

  师父道:“不忙!不忙!等某一日时机到了,为师一定会将你变做个男子。”

  师父又道:“你也知道,你师祖孑然一身,直到死才想起师门人丁衰落,便将兴旺人丁这个重任交给了我,而你师祖死的时候,立下了个奇葩宗规,本门只收一个弟子,人丁兴旺便得靠这个弟子三妻四妾,然后生一大堆孺子做弟子。而为师那个时候,研习佛法入迷,早已六根清净不想再招惹****不说,还生理出了问题不能生育,给师门添丁这种大事,便只能交给你了。”

  师父故作正经,“既然只能交给你,你还怕为师不将你变回个男子?”

  我不屑道:“师父,你这是推卸责任!”又呵呵干笑道:“师父,你若真六根清净,便不会整夜整夜地,自个儿在梦里研习风月之事了。”

  师父脸色大变,冷冷道:“你个孽徒,为师教你观微,是让你了解万物的生长,你却用它偷窥为师?”

  我反驳道:“师父,我是你身上的一块肉,这难道不是说,我要研究我的生长,便得先研究你呀?”

  “……”师父无语地看着我。

  三日后,我从街上茴香楼卖招牌脆皮炸鸡回来,在天道观附件的一条小巷路遇子渊,小巷有过闹鬼的传闻,素来没什么人,子渊提着个深色土罐子在巷内徘徊。

  土罐子里不知装了什么,香气四溢,我老远便馋得直流口水,他见了一脸笑眯眯的我,慌忙将罐子躲在身后,急道:“妖姬,这是给你师父补身子熬的”

  我抿抿嘴,微微一笑,“先生,这是什么东西熬的啊?怎么这么香啊?”

  子渊望着我,神色略紧张,“没!没什么,山药而已啦!”

  我趁着子渊没注意,一个箭步上前,从侧面夺过他手中的土罐子。

  我这一夺罐,子渊可急了,一边叫嚷着让我还他,一边过来抢,我退步若飞,弹指间便离他数丈,待他反映了急着跑向我时,我已拎着土罐子嘿嘿笑着,“什么山药这么香啊?我也尝尝鲜!”

  “不可!不可啊!”子渊急急挥手,我故意打开罐口的盖子,装出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子渊皱眉,火急火燎道:“吃不得!吃不得!女子断断吃不得!”

  我见子渊一副猴急的模样,有心戏他一番,便故意抬起罐子做喝汤壮,谁知子渊竟被我这般举动吓得脸色铁青,平日里弱不禁风的他,不知哪来的精气神,三步并一步便迈了过来,二话不说伸手向我夺罐。

  毕竟是个肉体凡胎,动作再快,想从我手中夺走东西,只怕日头得打西边出来,才有那么一丝胜算。

  我故意不慌不忙不躲闪,待他的双手都摸到罐子了,才一个侧闪,溜到一面墙脚,子渊差点没站稳,我抬着罐子笑呵呵道:“先生!先生!我在这呢!我在这呢!”

  子渊闻言,侧身而来,可刚迈出两步,便停了下来,冷冷地望着墙角笑意未了的我,“妖姬,你这般戏弄于你的夫子,就不怕改日授课之时,本夫子捉弄你吗?”

  子渊这话,虽没吓到我,却让我想起师父的禁令,心中难免觉得委屈。

  这一委屈啊,便胡思乱想,想起了子渊照顾师父那晚,想起了师父望子渊的神色,想起了不久前子渊徘徊巷内的身影,想起了子渊一副猴急的模样,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师父便让我与子渊少来往,想起了师父冷冷道:“从今日起,为师不许你,再与子渊私下来往!”

  我的天!子渊、子渊和师父,不会真生了断袖情吧?

笔趣阁新阅读网址:www.x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m.xquge6.com

看过《神女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