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神女赋 > 3.第23章 chapter 22 雪夜击杀灰熊

3.第23章 chapter 22 雪夜击杀灰熊

  身子不由一颤,手中的罐子滑落,却在落地之前,被不知何时上前的子渊稳稳接住,我试着凝神观微,想知道子渊心中所想,却在神思与子渊想法接触的刹那,回神入体,我终究害怕知晓真相。

  我望着子渊,他左手提着罐子,右手拂袖擦汗,真真个肤白柔嫩啊,夜一样墨色的眼睛,美得窒息!

  我哭着抱住子渊,他猝不及防,手一软罐子松落,“啪!”一声碎裂在地,我将他抱得更紧些,他身子轻微颤了下,却没挣脱,我哭着说,“夫子,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对师父那么好?”

  不知子渊听懂了,还是听懂了假装不懂,抬起右手抚着我的发丝,缓缓道:“傻孺子,难道,难道我不能对你师父好吗?”

  我松了松抱紧子渊的手,仰头看他,他嘴角微微上扬,两颊泛出浅浅的酒窝,眸色似漆黑的夜,深得看不到尽头。

  日子一天天过去,不觉便三月有余,看看十一月的天,连日朔风紧起,只见四下彤云密布,又早纷纷扬扬,飞起了漫天瑞雪。

  子渊走后门进来之时,我正在院中和师父刚捉回不久的毕方鸟在闲谈,只见他神色紧张,步履匆匆,走过我跟前时,只嫖了我一眼,便大步径直冲师父的书房而去。

  我觉得有些奇怪,别了毕方,紧跟了上去,子渊回头,冲我道:“你跟着我,作甚?”

  我头一回见着子渊莫名生气,心中有些不解,但没多想什么,岔开话题道:“师父!师父不在书房!”

  “不在书房?”子渊有些疑惑。

  “对,师父、师父还在……还在厢房睡大觉呢!”我愣愣道。

  子渊皱眉,半信半疑道:“这都申时三刻了,子宫兄还没睡醒?”

  我尴尬颔首,“先生,你又不是不知,师父素来瞌睡大,又欢喜熬夜看小说,前两日不知何处得了本********,天亮了还手不释卷,估计这会啊,正睡得香呢!”

  “平日里这个时辰,你不都叫他起床了吗?,今日、今日怎不叫他?”子渊满脸疑惑。

  我想起不久前给师父叫床,被他一拂袖弄丢出来的场景,不知该说什么好。

  子渊道:“罢了!罢了!你且去叫他,我在客厅等着便是。”说完,都不理我,拂袖而去。

  我急急补道:“先生,那您可要,多等一会了。”

  子渊闻言,不解地问道“为何?”我道:“师父每回,即便叫醒了,都得赖床个把时辰。”

  子渊郁闷地摇头,“罢了!罢了!还是我亲自去吧!”,说完,便朝师父的厢房快步走去。

  师父不知感受到子渊的气息了,还是有人通风报信,我们这厢刚到他厢房门前,他那厢便穿戴整齐伸着懒腰出来了。

  师父这副懒散模样,以子渊的习性,本该极不顺眼出口调侃一番才对,可子渊今日不知吃错药还是咋了,不但没调侃一番,反而淡淡笑着,“子宫兄,今日,怎起得这般早了?”

  着实不大理解子渊。他刚走后门进来,得知师父睡觉之时,明明对师父睡懒觉一事,着实郁闷来着,如今说这话,听着又不像说反话,难道……,我恍然大悟,子渊必定,是有求于师父。

  “妖姬,你过来,为师正好,有事要你去办!”我正神思着,耳畔突然传来师父的声音,犹豫了片刻,三两步上前,问,“师父,什么事啊?”

  师父望了眼子渊,子渊会心地走开几步,师父笑了笑,装出副跟我说什么的样子,凑近我,凝神观微,心与我道:“城外三里地的柳叶村,近日来了只灰熊妖祸害百姓,为师今日,本想带着你去除了它,可你也看到了,这小白脸过来了不说,行为还十分古怪,定是有事求为师,须知他的习性,说什么事都得绕三五六七圈,等为师听他说完了,只怕得夜深人静了,到时候村中的百姓,大多便成了熊晚餐,为师想着,以你如今的修为,对付个灰熊妖绰绰有余,不如……”

  我素来羡慕那些仙侠小说中,斩妖除魔,为民除害的神仙,对师父这份差事,自是欢喜不已,神思回道:“师父,不就是个灰熊妖吗,徒儿这就去,结果了它的小命!”

  别了子渊与师父,我找了个没人的地,祭出紫薇剑,学着仙侠小说中描述的招式,像模像样地比划了几下,觉得甚满意,这才御剑赶往柳叶村。

  柳叶村是个小村子,却没见着一颗柳树,一村民说,柳叶村,不过虚名罢了。

  到柳叶村时,正遇上几个衣衫褴褛的村民往村外逃,我刚想拦住一个问问状况,便听见一声熊叫,祭出紫薇剑,一跃而上,盾声寻去。

  估摸御剑寻了大半个时辰,灰熊半个影子没寻着,却逢一场大雪,豆大的雪啪啪啪落下来,将猝不及防的我,从紫薇剑上打落,跌入间茅房——茅草房中。

  真是人倒霉,老天不放过不说,畜生都欺负人,本小爷他妈跌进了个牛圈。

  很多年后,我与师父站在汨罗江畔,师父面带微笑,“妖姬,那豆大的冰晶啊,不是雪,而是冰雹啊!”

  “雪”延续了大半个时辰,快入夜时,漂起来雪花,折腾了大半日的我,准备放弃做个斩妖除魔的神仙的念头,思忖着村民都逃走了,晚点杀灰熊无碍什么,便想着先御剑飞回郢都到城里的茴香楼,弄上点小酒,整一两只招牌脆皮炸鸡,津津有味地填饱肚子,再回来抓妖。

  可有些事情,往往与愿违,我这厢刚跳上紫薇剑,都还未来得及站稳,这只失踪了大半日的“狗灰熊”,便从一旁的茅厕中破木跳出,给我来了个缩头狗般的偷袭。

  被缩头狗咬这事,着实算不得丢人,但被一只满身大粪缩头狗熊咬——即便没真咬到,只是扑上了我的身子之事,断断是件羞人之事,断断与谁都说不得。

  好啊!本小爷寻了几个时辰不见踪迹,原来躲进了茅厕君的肚子里了咯,真真忍辱负重啊,“卧厕尝屎”都要偷袭本小爷啊!——勇气可嘉!勇气可嘉!

笔趣阁新阅读网址:www.x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m.xquge6.com

看过《神女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