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神女赋 > 6.第26章 chapter 25 巫山神女传说

6.第26章 chapter 25 巫山神女传说

  “哼”,“呵呵!”,我大笑着,“师父,你总是说终有一日,我会明白,但那么多年过去了,我有明白了一件事吗?”,

  师父语重心长道:“妖姬啊,这世上有许多事情,不明白一定会比明白了好。”

  我觉得师父很自私,起码许多事情,现在我长大了,他委实没有必要说得模模糊糊,但许多年以后,我站在十九重天魇魔地狱的囚牢之中,想起师父这一日说的这句话时,感慨万分哭得泪流满面。

  我被化作只蝼蚁,随师父与子渊偷偷入宫那日,天清气爽。

  楚王横听说高唐观的云气特异,着令众侍臣一早便入宫,在云梦台观景,果见高唐观上云气特异,瞬息万变,便心生好奇,问一旁的子渊:“渊大夫,这是什么云气?”

  子渊作揖,行礼道:“大王,这便是,古人说的朝云。”

  楚王横又问:“子渊,何为朝云?”

  子渊道:“大王赎罪!”

  楚王横诧异,问道:“渊大夫,何罪之有?”

  子渊继续道:“大王……大王赎罪,子渊今日提及朝云一事,恐与先王……”

  “大胆!”子渊话还未说完,便被服侍楚王横的内侍昭奇打断。

  楚王横不解,满脸疑惑,问昭奇道:“昭奇,这渊大夫,有何大胆之处?”

  昭奇道刚要开口,子渊先昭奇一步道:“大王!大王您忘了,自先王去,高唐观便有个传说,这个传说后来流于市井,不久流言四起,您亲自下令,抓了许多造谣之人,还下诏说,“今后若谁私自说起这事,便施宫刑。”

  楚王横听完,似有些印象,便问一旁服侍的昭奇,“昭奇,寡人可曾,下过这样的诏令”

  昭奇作揖,颤巍巍道:“确……确有此事,大王您忘了,是高唐案”

  楚王横闻言,恍然大笑道:“对!高唐案!高唐案寡人确有参与,不过……”楚王横略有所思,眼神飘过一丝诡异,又微笑着指着子渊,“渊大夫,你说之事,寡人心中已明了,朝云之事,你且说无妨,寡人今日,许你无罪!”

  昭奇闻言,神色大变,未待子渊发话,便迈出几步,行礼道:“大王!大王今日,前往这高唐观,乃为民求……”

  “昭奇!”楚王横厉色道,昭奇便不敢多说什么,楚王横又指着天边道:“昭奇,寡人知你关心百姓,可眼下的时辰,不还尚早吗?”

  昭奇闻言,心中暗暗不满,形容微变,楚王横身旁的令尹子椒瞅了瞅他,昭奇会意,故意探头,向着楚王指的地方看了又看,然后缓缓道:“微臣的疏忽,的确尚早!——尚早!”

  楚王横闻言,得意的笑了笑,不再理会昭奇,复问一旁的子渊,“渊大夫,朝云一事,寡人赎你无罪,你但说无妨”

  子渊跪拜,道:“朝云一事,宋玉再次恳请大王赎罪!”

  楚王横不解,怒道:“渊大夫,寡人已许你无罪,你怎还自求赎罪?

  子渊抬头,微微撇了眼昭奇,又望了望令尹子椒,子椒神情淡然,子渊道:“朝云一事,涉高唐案……”子渊又偷偷撇了眼昭奇,昭奇眼神狡黠,子渊淡定道:“高唐案,委实冤啊!子渊恳请大……”

  “大胆!”昭奇慌忙打断子渊,阴阳怪气道:“公子渊,高唐一案”又冲楚王横拱手,“高唐一案,乃大王亲自督审,渊大夫此意,莫不…莫不是……”昭奇说到这里,故意顿了顿,卑躬地看了眼楚王横,又偷眼撇了下令尹子椒,子椒神色依旧淡然,昭奇色喜。

  楚王横一心想着朝云之事,早被这一来二去的旧案搞得头大,不耐烦地频频挥手,“昭奇,有屁快放——!”

  昭奇忙补充道:“渊大夫莫不是想说,高唐一案,大王督导不力?”

  楚王横闻言,不悦——!

  子渊忙抬手作揖,反驳道:“大王,子渊……”楚王横笑着打断子渊,“好了,好了,渊大夫,高唐一事,就此作罢,你且说说,朝云之事?”

  子渊闻言,撇了眼楚王横,微微摇头,心中暗暗感慨楚王昏庸,却不敢再多言,只将朝云一事,娓娓道来,“秋高气爽之时,先王曾在高唐观附近的猎场打猎,累了便在高唐馆午休,然睡梦之中,又游高唐观,春意盎然,鸟语花香,一着青衣的美艳女子着袅袅娉娉,款款向先王行来,先王惊为天人。”

  楚王横微笑着,眼神迷离。昭奇见状,偷眼望了望令尹子椒,子椒神闲气定,一副天塌了都没事之状,昭奇心领神会,微微一笑。

  子渊瞥了眼师父,继续道:“先王心中暗喜,本想问那美艳女子芳名,不想这美艳女子,竟自报家门,说,‘我是九重天上炎帝的大女儿瑶姬,我活着的几万年里,还用过我一个流落在外的弟弟的名字——神农睿辛,思慕上过一个男子,然后惹出些谣言,说炎帝的二公子神农睿辛(我)与东荒白民之国的大皇子公孙白民,是一对断袖。’

  ‘不过谣言终究是谣言,注定并总有辟谣的一日,不过这个谣言辟谣这一日,我心里其实很害怕。害怕对我付出太多的公孙白民,真会是个断袖,思慕上我真会因我用了弟弟神农睿辛男子的身份,听说我是个女的了,便会弃我而去,但事实证明了,我与白民情比金坚,不管我是男是女,他都对我至死不渝,我很感动,最后答应嫁给他。’

  ‘直到我出嫁的那一日,白民被他的表哥司幽拐跑了之时,我才发现,断袖终究是断袖,我心伤不已,终日茶饭不思,郁闷结疾,缠绵病榻。’

  ‘不过即便他是个断袖,辜负了我,我对他依然至死不渝,死的前一刻,我对我的九妹女娃说,妹妹,我死了以后,一定要将我葬在巫山的东南面,让我能天天见到他!’

  先王听到此处,潸然泪下。

笔趣阁新阅读网址:www.x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m.xquge6.com

看过《神女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