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神女赋 > 7.第27章 chapter 26 高唐观的斗争

7.第27章 chapter 26 高唐观的斗争

  女子行礼谢过先王,继续说,‘我从小体弱多病,四海八荒仙药吃多了,神魂便很不一般,东华上仙说,我的神魂参了太多仙药,残缺不全,入不了轮回。我本不会重生,但据巫山上的一只灵雀对我说,一个爱我之人,将自己一半的魂魄给了我被埋在巫山南面的身子,这个半魂与我残缺神魂和身子融合,沐天雨露,吸夜精华,这样过了数百年,我才化作株瑶草,又苦苦修行了数千年,才得以修炼成个完整的神魂。’

  女子哀伤,‘这几千年来,我一直在寻找那个救我之人。’”

  子渊给楚王横说的这故事,竟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努力调动思绪在记忆的长河中寻了个底朝天,却想不出我到底在那听过这个故事,本已不再纠结,但心不知为何,竟隐隐作痛。

  子渊又继续道:“先王听了这个故事,心生怜悯道:‘你寻了几千年,可曾,寻到这个男子?’

  女子深情地望着先王,道:‘已寻得!’

  先王又问,‘既已寻得,这男子,现在何处?’

  女子道:‘就在眼前,方圆不过一尺’

  先王懂得女子说自己,却十分不解,女子解释说,‘不久前小女子做了个梦,梦中见到了月佬,月佬对我说,“你前世的恩人,今生转世成了楚国的大王,我听闻大王游览高唐观,便前来再续前缘!”

  子渊说着,偷窥了楚王横一眼,楚王横虚着一双色眯眯的眼,满面春风。

  子渊看在眼里,痛在心里,继续道:“便是这样,先王在梦中临幸了女子。女子离开时说,‘瑶姬能与大王再续前缘,十分欢喜,但瑶姬不过是个神魂,没有一副肉身,以后……以后只能在梦里与大王相会了’,说完,泪流满面。

  先王听后十分感动,却苦于只能与女子梦里相见,略表不满地说,‘若是只能与你在梦里相遇,岂不遗憾?’

  女子答复说,‘小女子非薄情之人。我住在巫山东南面险峻的高山之上,大王临幸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每日从东海取水,旦作朝云,暮为行雨,保佑大王的楚国风调雨顺,以报大王临幸之恩。’

  此后,先王与神女常常梦中相会,情意渐浓。神女遵从诺言,旦做朝云,暮为行雨,大楚年年风调雨顺,但好景不长,某一日先王的梦中,出现了一个道士,这道士眉清目秀,背着一把桃木剑,他与神女不知说了些什么,神女痛哭不已,先王上前安慰,却在这时梦醒。自此之后,神女便再没出现在先王的梦中,先王思念神女,便让人造了云梦台,而云梦台上的气,便称作朝云。”

  楚王横听完,拍案叫绝、大喜过望道:“渊大夫果然博学!”遂指着高唐观上的云梦台,“只是……只是不知,这朝云尚在,佳人可愿前来,为我楚国……施云布雨?”

  子渊闻言,抬头撇了眼楚王身边的昭奇,视线又从昭奇身上,转向昭奇身旁不远处束手站着的一个男子。

  男子是个道士,如那些仙侠小说中每个行侠仗义的道士一般,背着把桃木剑,俨然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轮廓棱角分明,乍看眉清目秀,却长着条浓密的一字眉,眉心茂盛的眉毛处凹着,若不是我从额头这样一个适合的角度细看,还真看不出他眉心之下,竟有个浅浅的疤痕。

  我心不由得一颤,“师父这伤疤,难道、难道是……”

  我正入神,忽然听到师父心里满口蜀话嘀咕着,“哼,好一个熊横,龟儿子勒,果然与他老子一个死德性,色得恨不得立马与神女交欢,呵呵,公子渊这小白脸,这次算找对人了,不过……哎!如此——也甚好,也甚好!施展法术迷惑一国之君这种大罪,老子少犯一次,便是一次!”

  师父心中暗喜,给一旁的昭奇使了个眼色,昭奇摇头,暗示时机不到——昭奇心想,“高唐一案,断断不可翻案……”

  这一日,我被变做只蝼蚁躲在师父额头的一窜刘海下面,替他观微,观察高唐观内每一个人——说白了便是,师父让我坐在他额头上,施法赤裸裸偷窥在场的每个人心里在想什么、神色与身子有什么反应——这每个人,自然包括师父。

  我入高唐观这一日的前一晚,师父“临时抱佛脚”不想我那么快入宫为妃,与子渊大吵了一架。

  子渊觉得:楚王横高唐观祈福这一日,是他这个美人计的最佳时机,而我作为这个美人计中唯一的美人,这日的首要任务,便是等楚王横祈福结束了在高唐观小憩之时,以观微之术神魂出窍,进入楚王横的梦中,然后以我这副妖娆倾城之姿,勾起楚王横的兴趣,等楚王横醒来让子渊解梦之时,他把事先准备好的云梦台的故事说给楚王听,等楚王横因云梦台的故事对梦中佳人我欲罢不能,到时候便会令天下寻芳,子渊便伺机将我献上。

  师父觉得: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我作为子渊这个美人计中唯一的美人,在不了解楚王多好色楚宫多尔虞我诈之前,断断不能贸然入宫,因为即便入了宫,也只是楚王横的一个玩物而已,这样的话,不仅帮不了子渊完成子渊师父屈子一直倡导的新政,而且还会十分危险,便建议子渊,这一日先不忙将我献上,让我先偷偷跟着进宫学习。

  子渊策划此事多年,眼见时机到了师父却不依计行事,自然与师父争吵。

  师父不忍心我去冒险,便赤膊上阵,说服子渊将我做了个前锋——不过是个藏起来观察人家心理和生理反应的前锋。

笔趣阁新阅读网址:www.x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m.xquge6.com

看过《神女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