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神女赋 > 8.第28章 chapter 27 两人真是断袖?

8.第28章 chapter 27 两人真是断袖?

  师父说,迷惑一个万花丛中的君王这事,非同小可!而我着实没什么经验,借着观察人家心理和生理反应这事,先历练一番,不但可以通过偷窥高唐观中君臣的生理和心理的反应,来了解最终学会控制一个人,而且顺带一扫楚宫诸多美人的心机,以为将来入了楚宫做个心机婊做准备。

  我问师父,“师父,什么是心机婊啊?”

  师父眼神闪烁,吞吞吐吐道:“心……心机婊啊,便是……便是很有心机的女人啊!”

  子渊瞅了师父一眼,师父眯着眼说,“其实这个婊字,本来就是女人的意思嘛。”

  我不大懂,便傻傻问:“师父!师父!这么说来,以后我撩妹之时,可以称人家婊咯?”

  师父瞪我一眼,我察觉不对,侧目望去,这才发现,子渊一副呆样望着我和师父,似有种百思不得其解的意思,想想也是,子渊一直误以为我是个大美女,一个大美女随便说出撩妹这种话,难免被误认为是个磨镜。

  我咧嘴笑了笑,心中却急得跟猴似的,师父瞅我一眼,神识与我道:“知道急了吧?小白脸若知你是个男的,只怕今生对你,都再无半点念想咯!”

  我笑眯眯的,神识中却怒道:“师父,你怎么这样啊?人家都说了八百遍了,人家是个风流美少年,欢喜的是女人不是男人。”

  师父微笑,“那你干着急什么?”

  我想了会,不知如何作答,神识道:“师父,子渊,子渊正看着我们呢。”

  师父回首,子渊已然惊呆,是啊,一男一女师徒俩在你眼前深情对望,你能不惊讶吗?

  师父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道:“我这徒儿啊,从小便不学好,偷着看些言情小说,”师父撇我一眼,“学了些个新鲜词,便总朗朗上口念叨,这不,今日一不小心又朗朗上口了,让子渊见笑了。”

  子渊冲我笑了笑道:“哪有哪有,你这徒儿平日里去我那都一副斯文模样,今日倒甚有趣味!甚有趣味!”

  我害羞地低头,双颊绯红,突然想起师父与子渊讨论之事,便抬头打岔道:“师父,你与先生适才争论我明日入宫之事,不知……”

  子渊被我这么一点,回过神来,与师父长篇大论了起来,师父一直装作听着,神识却与我交流。

  “你个不知死活的丑丫头,就真的,那么想赶紧嫁人吗?”

  “师父,您不是常说,我出生的使命,便是继承师祖的遗志,多娶媳妇将玄宗发扬光大吗?

  “你个死丫头,可知你如今是个女儿之身,嫁给那只色熊便等于羊入虎口肉包子打狗?”

  “有去无回,那又如何?这样不是更好?每天日头晒屁股之时,不就没人打扰您睡觉了吗?”

  师父瞪眼,子渊的长篇大论戛然而止,问师父道:“子宫兄,子渊对妖姬此行的凶险预估,子宫兄觉得如何?”

  师父压根便没听,以他平日里的习性,本该连连点头才对,但这一日却不知为何,一口否决不说,还说,当下秦国强盛,大楚多灾,奸臣当道,子渊这出美人计,我入宫之后,不仅要魅惑楚王横,还得应付一群姬妾与奸臣,不学点控制人心的本事,就算进了宫做了大王的女人,依然成不了大事。

  子渊反驳,说做事可以做一步想十步,但若一步还没做,便想了几十步了,等你想好了,只怕再没机会做了。

  师父指着我,反驳子渊道:“不是走了一步了吗?”

  子渊望了望我,皱了皱眉,“你这个臭道士,今日,今日怎……怎这般蛮不讲理?”

  师父向子渊跳近一步,反驳道:“怎就蛮不讲理了?”,子渊微微退了半步,师父又向子渊靠近了点,子渊仰头朝后,师父撸起袖子朝前一大步,脸几乎贴在子渊的脸上,瞪眼凶道:“你个小白脸,老子跟你说,你别得寸进尺啊,小心老子,翻脸不认人!”

  我望着举止怪异的两人,嘴上不说什么,心中却想骂娘;“想我一个风流倜傥的美少年,被你们两坑了做了个妖娆女子入宫勾引男人便算了,还得在入宫前听两个大男人掐架?”

  哎!没法活了!没法活了!“没法活啦——!”我着实没忍住仰头大叫,师父与子渊盾声扭头,两张脸由于隔得太近,嘴唇竟来了个亲密无比的接触。

  我身子一颤,着实被吓地倒退半步,却又一瞬笑了出来,心中暗想,“师父和子渊,该不会……”又转念一想,师父时常提起南荒老家的杜三娘,又常偷着出入风月之地,断断不是个断袖,既然不是个断袖,也不会因这次亲密接触,便对子渊生了非分之想。”

  师父与子渊你望望我,我看看你,若不是了解两人的,非得说两人真是对断袖,如今正在眉目传情,我佯装不懂两人,心酸道:“哎呦呦!”却见师父两颊绯红,子渊更满脸通红,神色尴尬不知如何是好,竟不再与师父争论,抬手作揖告辞离去。

  师父与子渊的争吵,便从这个意外的亲密接触戛然而止,子渊走后,师父对我说,“妖姬,你可千万别误会了啊,为师刚才若不使诈故意亲这小白脸一口,只怕他不知还得与为师纠缠多久呢”

  我笑眯眯道:“师父,你不用解释,徒儿明白。”

  师父神色微微不淡定,“明白就好!明明就好!”

  我说,“师父!但徒儿,还有不明白的地方。”

  师父脸色大变,一瞬急道:“还有哪里不够明白?”

  我看着师父紧张的样子,心想他误会我了,便急道:“师父,你想错了,徒儿不明白的,不是指你和子渊……”

  师父气急败坏,“我和那小白脸,真没什么,你个死丫头,为师平时怎么教你的?这好的不学,竟学人家小女子嚼舌根起来了。”

  我憋屈道:“师父,您真误会了,徒儿是不明白……”

  “你——!”师父瞪着眼,“为师怎么教你的!”师父勃然大怒,“罚你面壁思过一晚。”

  我憋屈着低头,觉得师父这一日很反常。

笔趣阁新阅读网址:www.x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m.xquge6.com

看过《神女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