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神女赋 > 9.第29章 chapter 28 师父吃错药了?

9.第29章 chapter 28 师父吃错药了?

  我见师父生气了,有心讨好,忙跑着出去,不一会便从厨房弄来杯西湖的龙井,递给师父,师父撇了眼茶,又冷冷看了我一眼,我举着茶水递给师父,却下头,不敢看师父。

  师父接过茶水,喝了一口,将茶杯放我手上,转身佛袖而去。

  晚饭之时,师父问我,白天是不是觉得很委屈,我见师父心情不错,便诉苦道:“岂止委屈啊,师父,简直是天大的委屈!”

  师父说,他这一生,活了几百年了,除了睡懒觉,便没什么喜好,但厌恶之事特多,断袖之情,便是其中最厌恶之事,是以白天,才会如此反常。

  我说,“师父,您真误会了,徒儿白天想问的,不是这个,而是……”

  我话说到一半,便被师父打断,他说,“你是想不明白,为师为什么,让你偷窥他人心理和生理反应吧?”

  我连连颔首,师父说,“人心险恶,人的生理反应,往往决定了心理反应,简单说便决定了人心,你偷窥人的生理和心理反应,便能学着掌控人心,若有一日,你能肆意掌控人心了,为师便不必再担心,你被渣男拐跑了。”

  我对师父说,“掌控人心这事,使个魅惑之术便行了,至于我被人拐跑了一事,你真多虑了,你将我以一个男子养大,就算如今得了副女子的身子,心还是个大男人啊!怎会被男人拐跑了?”

  师父说,真的不会吗?我颔首示意不会,师父说,“那就好,那就好!”又补充道:“妖姬,记住了,人心险恶,魅惑之术只能改变人心,并不能真正的控制人心!”

  我将师父的话在心中掂量一番,觉得师父说的着实是句废话,自作聪明道:“师父,改变一个人的心,难道不等于,掌控了一个人的心吗?”

  师父说,若改变了一个人的心,便等于掌控了一个人的心,只怕他再活一千年,我都成不了他的徒弟。

  师父这话,那个时候,我着实不大懂,如今想来,感慨颇多!

  师父的话,我不仅不大懂,还误解了,心里傻傻想:“师父是不是说,我将改变人心和掌控人心混为一谈,心智太弱了,不够格做他的徒弟啊!”

  这个问题我纠结了大半夜,始终没想明白,第二日天未明,师父便将我叫起。

  我在床上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寒颤,睁眼望了望窗外西边天的一轮明月,着实想不通:天啊!这才几更天啊!师父……师父今日,吃错药了?

  我着实郁闷,佯装半睡半醒,手伸得老长指着窗外道:“师父,今日这日头,怎打西边出来了?”

  师父平日里最爱睡懒觉,常常一睡便过午时三刻,即便今日我们要进宫办大事,也着实不该这般早才对。

  但等师父又将我几声,我睁开眼看清他的形容之时,立马没了一点质疑,他头发凌乱,眼中布满血丝,显然一宿未睡。

  我无精打采说,“师父,你昨个夜里,跑去偷鸡了?”

  师父衣衫不整,挠头郁闷地望着我,“为师昨夜仔细想了想,今日之事,非同小可!这楚宫啊藏龙卧虎,你入宫前,若不了解几个重要人物,只怕到时候你在为师头上忍不住跑出来露了蚂蚁脚,被某个楚宫里的高人看了出来,那便麻烦了。”

  师父这一日,计划是将我变作一只蝼蚁的,露了蚂蚁脚这事,以为平日里大大咧咧的习性,倒也极有可能,只不过……

  只不过师父这披头散发的样子,着实,着实好笑。我忍不住笑了出来,“师父,您现在的样子啊,真真像个乞丐!”

  师父却一本正经,“为师没与你说笑,为师昨晚夜观天象,见楚宫西面的东南天上,突降下股紫光,东南面乃右尹唐勒的府邸,若为师没猜错,只怕是右尹唐勒的门客唐碧,昨夜从昆仑虚回来了。”

  “唐碧?师父,这个唐碧很厉害吗?”我焦急问。

  师父皱了皱眉,“唐碧乃右尹唐勒去年收纳的一个门客,本叫太虚真人,为师未曾交过手,不大清楚,不过从昨晚那股紫光的波及范围来看,这个唐碧,道行绝对不在为师之下。”

  我安慰道:“师父,或许这个唐碧,并没有师父想象的那么厉害呢”

  师父望着窗外,良久叹了口气,“或许吧!”

  师父望着窗外的当口,我心里突然想起一事,这事便是我一个大男人,今日入宫得偷窥宫中人的心理和生理反应,偷窥宫女和美妇的生理反应倒也算了,但今日祈福少不了许多男人,一个大男人偷窥一堆大男人的生理反应。着实……着实郁闷啊!”

  师父见我郁闷,问我怎么了,我心想就等你问了,嘴上急道,“师父,今日入了宫,徒儿可不可以,只偷窥众人心里想什么啊?”

  师父瞅了我一眼,严肃道:“没出息的家伙!”又语重心长,“奸臣当道,你这次入宫,若不乘机好好学习掌控人心,只怕……”师父摇头,眼神中带着些许无奈,“只怕凶多吉少!”

  我将师父的话咀嚼了一番,恍然大悟,师父不会今日,今日便想将我送入宫中吧?心中骂道:“好个面上说了舍不得我,还不是与子渊一丘之貉,都想坑我让我早一日入宫。”

  心隐隐作痛,却哭不出来。

  我无父无母,师父于我,既是父亲,又是母亲,试想一下,你本以为父母舍不得让你冒险,满心欢喜不想让父母纠结,准备做个好孺子去冒险的时候,你的父母却对你说,“早对你的冒险有规划了”,这种心痛,大概只有真正遇到过这种事之人,才能体会。

  我低着头,默默不语。

  “怎么了?”师父的一只袖向我眼睛飘来,“若你今日不想入宫,为师与子渊去便好了。”

  我抱着师父,哭着说,“师父,妖姬舍不得你!”

  师父身子一颤,愣了愣,尔后轻轻挣脱开我,后退了半步,郁闷道:“妖姬,你今日不过是去学习的,就哭得如此伤心,改日若真要嫁入楚宫了,还不得一哭二闹三上吊?”

笔趣阁新阅读网址:www.x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m.xquge6.com

看过《神女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