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神女赋 > 0.第30章 chapter 29 入宫只为偷窥?

0.第30章 chapter 29 入宫只为偷窥?

  我呆呆望着师父,良久问道:“师父,我今日……今日不过是去学习的?”

  师父一本正经,“当然!不然你以为,以你如今这般心智,能在风起云涌的楚宫活下去?”

  我撒娇道:“师父!你好坏,居然,居然这般吓唬我!”

  师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妖姬,你不会是,生病了吧?”

  我解释道:“师父,你刚才不是说,我这次进宫,凶多吉少吗?”

  师父挠头想了想,恍然大悟道:“为师说的你这次进宫,并不是指今日跟着为师混进去,而是说等某一****做好了准备,入楚王梦中的那一次啊!”

  我回想了师父适才说的,恍然大悟。

  我着实郁闷至极,师父他老人家,今日天还未明便将我叫起来,对着我啰嗦了大半个时辰,不过是为了让我明白,楚宫是个十分凶险的地罢了。

  师父摇头叹气,“哎!你这心智,只怕入了楚宫,给人家当猴耍都还自以为是。”

  我岔开话题,又与师父聊起了今日入宫之事。

  师父滔滔不绝地说起了令尹子椒、右尹唐勒以及子渊和子渊的师父屈原、师兄景差两拨人在朝中的势力,并多次强调子渊与唐勒分属的两个派系,子渊这一系,自他师父屈原被先王流放始,威望和势力大减,而唐勒那一系,在两朝令尹子椒的培养之下,逐渐壮大,我听得云里雾里,却又怕师父继续啰嗦,便假装很懂的样子,师父望着我的样子,欢喜道:“这才不过一刻,你心智便这般聪敏,真是孺子可教!孺子可教!”

  我笑眯眯说,“师父教得好才对!”

  楚王横祈福的时辰,是今日的午时三刻,但听说楚王横一早便会在云梦台观景,师父便不许我再睡,但时下天还未明,昭奇接师父的人又还没来,我便与师父嗑瓜子闲聊起来。

  期间,师父说起了让我偷窥学习一事,说像偷窥诸多心机男这种美差,来之不易,我今日一定得将偷窥到的各种心理和生理反应记住了,以便来日巩固学习。

  我对师父这话,十分反感,便反驳道:“师父!我着实是个男人之心,你适才与我介绍的这几人,都是些男子,你让我偷窥心理反应便算了,偷窥生理反应的话,若观微之时,无意窥着些****……”

  师父说,“妖姬,你一个大男人,还怕这?”

  我说,“师父,我不怕,只是……”

  师父说,“知徒莫若师,你不会真对公子渊那小白脸生了情谊,怕偷窥着人家了吧?”,师父神色质疑。

  “师父——!”我解释道:“师父,我还未彻底长成个人样之时,你便常教我做了人之时,如何揩油人家大姑娘,徒弟早一副色男之心,又岂会对先生,有哪非分之想?”

  师父说,“你个小丫头骗子,为师且不与你争论,为师传给你这观微的法力,岂会不替你如今这副女子之身想好?”

  我欢喜道:“师父,你是不是,早有一举两得之法?”

  师父淡定道:“没有一举两得之法,不过为师传你这观微之术,你学的不够火候,学的不够火候只要不多想,便不会看到些不该看到的。”

  我说,“师父,万一我多想了呢?”

  师父冷冰冰道:“你多想之时,不该看到的,早在你脑中形成了真实的画面,你看到了之时,反而没什么了。”

  我想了想,觉得师父说得很有理,譬如说我多想了,脑中便会有哪些****的画面,当我看到了之时,之于我脑袋中早已印象深刻的画面,哪个便不那么真实了,于是我说,“师父,知道了,您是想说,看到不看到,都一样吗?”

  师父皱眉,郁闷道:“为师这些年,算白教你哲学了!”

  我挠头,“师父,您好像从来,从来都没教过哲学啊?”

  “……”

  师父说,今日入宫,表面上风平浪静,却保不准爆发惊涛骇浪,得多留个心眼,万一小船真翻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我说,“嗯,师父,明白了。”

  其实我不大明白,但一般我不大明白之时,师父总会说,“妖姬,终有一日,你会明白。”

  为了不听师父继续重复他这句单调的口头禅,我又一次假装很明白了,却又想起一事,又多了句嘴,“不过,师父,出师之前,徒儿还有一事,不大明白?”

  师父说,“什么事?快说!”

  “师父,你为什么让徒儿,连你自己一起偷窥呢?”

  师父一本正经,“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让你偷窥为师,便是想让你助为师了解自己。”

  我说,“师父,难道您自己,还不了解自己?”

  师父说,“你想一下,你了解你自己吗?”

  我想了想,郁闷道:“师父,徒儿不了解,徒儿如今这样,到底算个男人,还是算个女人?”

  师父说,“算个男人还是算个女人,这都不是个问题,问题是你不了解你,而你又是个人,是不是说明了人最不了解自己啊?妖姬,你且记住了,人最不了解自己,所以人才会孤独!”

  我说,“师父,人最不了解自己和人孤独,有关系吗?”

  师父说,“这个道理有些深奥了,但妖姬啊,这个道理,终有一日,你也会明白的。”

  这日,云梦台已经发生的一切,在我眼中,并未像师父说的一样,表面风平浪静,实则危机四伏。

  师父暗中与我说,这是因为,少了两人,我问少了谁,师父说,右尹唐勒和他的门客唐碧。

  是啊,唐勒和唐碧行军在外,若真能及时赶回,内侍昭奇,便不会向楚王举荐师父了。

  这一日,子渊最后一次提及高唐案之时,师父作为子渊的盟友,自当煽风点火,助子渊翻案,但师父不知为何,不但不煽风点火,反而上前几步,对楚王横行礼,岔开话题道:“大王,小人今日,便是给大王您,送巫山云雨来的!”

  子渊不明白师父为何临时变卦,眉头紧皱。昭奇心中大喜,小觑了师父一眼,笑里藏刀。

  楚王横对师父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道士有些疑惑,望了昭奇一眼,昭奇点头,楚王横道:“你便是柯南?”

  师父道:“不才,小人南柯真人!”

笔趣阁新阅读网址:www.x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m.xquge6.com

看过《神女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