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芙殇 > 第一章 梦入非非

第一章 梦入非非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作者:明月珰)正文,敬请欣赏!

  芙芙洛迷迷糊糊的转身,手臂习惯性的一打,痛。睁开眼睛一看,不得了了,身边居然睡着一个男人。

  一个让人看了一眼就舍不得眨眼睛的男人。这二十几年来芙洛也算是阅男无数,可是他们跟这个男的一比,就如苍山之比蝼蚁,不可同日而语。

  他,剑眉星目(虽然他闭着眼睛在睡觉,可是芙洛就能直觉肯定的认为他的眼睛一定很惊艳),他,鼻若悬梁,他,唇若涂丹,他,肤如凝脂。偷偷的揭开他的被子,明黄色的睡衣,领口大敞,露出结实而富有弹性的胸肌,芙洛擦了擦口水,这种绝品美男真是只有梦里有,人间哪得见啊。

  这个是芙洛二十几年来第一次梦见美男啊,既然是做梦,芙洛的眼睛一亮,这么美味的佳肴不品尝一下岂不可惜。

  芙洛颤巍巍的用手学着在a片里看到的动作,用手指轻轻的划上他的眉毛,再来是他,的眼睛,鼻子,嘴唇。突然芙洛觉得眼前寒光一闪,好冷。指下的美男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果然很漂亮,深邃幽蓝如深夜的大海,冰冷寒冽也应该如深夜的大海吧。等等,芙洛好像看到了那眼睛里的嫌恶,搞什么飞机啊,你不过是本小姐梦里的人物,我才是你的造物者诶,居然敢给我眼色看。芙洛愤愤的用双手捧正酷男的脸,看到他的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芙洛一狠心,把他的双眼一抹,嘴唇轻轻的附上他的双唇,出奇的柔软温暖,轻轻的辗转,舌尖轻触的挑逗他的耳垂,他的锁骨,手指若有似无的在他的丝袍里滑动,一直下滑到~~~~

  只听他闷哼一声,转过身子将芙洛压倒在身下,吻像疾风骤雨般的落下,芙洛的心里直吼,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没想到平日道貌岸然,自封清高的芙洛,竟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色女。芙洛在心里暗暗鄙视了一下自己,可是情不自禁的躬身迎合他,妩媚的扭动,魅惑的呻吟,反正a片里女主角用的,她都竭尽所能的的用上了,既然是梦,自然要酣畅淋漓才对得起这二十几年不遇的绝色春梦才对。

  听到他逐渐变粗的呼吸,听到他情不自禁的呻吟,芙洛觉得浑身颤抖,那种感觉如云端,如海底,只愿时时刻刻不停。他的律动越来越快,越来越野蛮,最后在芙洛的“救命”声中彼此都达到了愉悦的彼岸。

  被累到精疲力竭的芙洛迷迷糊糊的又要睡着了,可是一想到这场春梦天亮就要了无痕迹了,遗憾得要命,这种无论杀伤力还是战斗力都超级的帅哥天亮就没有了,芙洛狠了狠心,决定再次挑逗起他的热情。

  原来不仅时间像海绵可以挤,精力也可以像海绵啊,芙洛成功的挑起了他的第二次和第三次,第四次的时候芙洛实在是没有精力了,昏死了过去,最后一刻的意识是,他也太猛了吧。

  “公主,公主。”如蚊子一般嗡嗡的声音在芙洛的耳边响起,在纵欲过渡加上睡眠严重不足的芙洛耳里听起来简直是无比呱噪。

  “妈,让我再睡会儿。”含糊不清的说完,更是把被子拉起来盖住脑袋,不听那小声但是呱噪的呼唤声。

  “公主,公主醒醒。”芙洛感觉有人在摇动自己的手臂。实在是忍无可忍,芙洛一股脑儿的坐了起来,“妈,你干什么啊,我要睡觉。”没有睡醒的芙洛,口气可谓相当的不耐烦。

  “公主息怒。”噔,眼前的人就跪了下去。这可把芙洛吓了个半死,自己的妈给自己下跪,可不得了啊。定睛一看,自己的妈怎么变得这么年轻啊,不对,这不是妈妈,是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子,穿着真像个古代人,刚才她叫自己什么来着,“公主。”芙洛的睡意顿时去了一半。

  “你,你叫我什么?”

  “公主,公主,小绿也是不得已才唤醒公主的,今天是初一,应该去庆桐宫给玉贵妃娘娘请安的。奴婢,奴婢怕贵妃娘娘怪罪公主才斗胆唤醒公主的。”眼前跪着的女子吓得直打哆嗦。

  芙洛听清了她的话,却不明白她的意思。“什么贵妃娘娘啊?”

  “公主。”那女子顿时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小心隔墙有耳。公主再不甘愿,可毕竟玉贵妃才是统领六宫的人啊。”

  看来这个小绿是彻底误会了芙洛的意思。根本是牛头不对马嘴。芙洛用力的捏了捏自己的大腿,“哎哟,我的娘诶。”可真疼啊,看来不是做梦,眼前这个古代丫头不会是在排戏吧?芙洛仔细的观察着自己的四周。

  自己坐在一张黄梨木雕花的床上,四周是深紫的绞纱帐,前方是大红色的落地布帷将寝间与其它房间隔开,左边应该是个巨大的白玉浴池,蓝色的纱帐垂挂隔断,右边是窗户,绝对的用纸糊的那一种。这里的颜色实在让人不敢苟同啊,越看越头疼。

  可是房中的摆设无一不在提醒芙洛,这些都是货真价实的国宝级别的古董,是什么公司拍戏啊这么大手笔。

  低头看了看自己,不看则已,一看真是吓死自己了,青青紫紫的痕迹满臂满身都是,不安的挪动一下大腿,天,好酸疼,下面更是酸疼,难道难道昨晚不是做梦,还是梦还没醒,芙洛不甘心的再次掐了一下自己,疼,疼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芙洛颤抖的问出,就怕听到不想听的答案啊。

  “回公主,今天是炎夏龙轩九年三月初一。”

  敢情自己是穿越了,还是架空啊,架空好啊,这是芙洛唯一庆幸的,看来那些诗词歌赋是可以随便借用了,这可是女主角的必杀记啊。

  芙洛像个缩头乌龟似的,再次钻进了被窝,打算一睡解千愁,醒来也许自己就穿回去了。

  “公主,今天,庆桐宫您还去不去啊?”

  “不去了,你就说我病了。”

  “那,要不要请皇上来看看你啊?”

  “不要。”小绿听到芙洛的拒绝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主子想见皇上可是想尽了办法的,时常装病让人去请皇上,今儿不知是怎么了,居然不是为了皇上才装病的。

  而芙洛想的是,如果皇帝老爹来看自己,那自己还不死得更快,不知道昨晚那个酷哥是谁,照说这皇宫应该只有皇帝一个真男人而已啊,难道他是采花贼,不对,不对不像。看来芙洛是想错了自己穿越后的身份。谁让那丫头称自己公主,所以她自然的想到了皇帝是自己的爹,贵妃是自己的后母了。公主,公主,天下最惨的职业,你说怎么不让俺穿个皇后什么的。

  炎夏龙轩九年三月初一早朝

  今天炎夏皇朝的当今圣上龙轩帝轩奥破天荒的在早朝上走了神。

  昨晚香艳瑰丽的激情让轩奥此时还在回味,想起那调皮而魅惑的丁香舌在自己身上游走,那如蛇般扭动如丝般质感的身子真让人欲罢不能,嘴角噙起一丝微笑,想到这里,轩奥不由换了一下坐姿以掩盖自己不由自主的下半身。台阶下奏事的大臣见到皇上居然露出了笑容,奏得便更加起劲了。可是当轩奥回想的画面定格到了那女子的面容时,他顿时阴沉了脸,居然是那个让自己深恶痛绝,极度鄙视的女子让自己那么回味。

  皇帝的脸色一变,吓坏了刚才还在洋洋得意奏事的工部尚书。

  轩奥一拍龙椅的扶手,“王金庆,你居然还敢向朕要钱,一条安佑河,朕给了你四百万两白银治理河工,如今没有任何功效,你居然还敢向朕再要钱。来人,将他拿下交刑部审理,户部协理此案,朕倒要看看这么些年你都干了什么?”一顿怒气后,轩奥再次冷静的开口,“工部尚书之职暂由工部侍郎代理,好好治理安佑河,否则王金庆就是你的例子。”

  阶下的众臣都颤巍巍的禁声,生怕皇帝下一个发怒的对象就是自己。

  炎夏龙轩九年三月初一庆桐宫

  庆桐宫里玉贵妃和众多妃嫔都在等待迟迟未到的芙妃,却听到菡萏轩的宫人来报芙妃娘娘身子欠安,今天是来不了了。整个庆桐宫顿时像开了锅的稀饭般沸腾,众人终于找到了非议讨论的话题,虽不敢明着对玉贵妃说,可是那音量绝对是能让目前的六宫之首玉贵妃听得见的。

  “想不到皇上在菡萏轩留宿了一晚,就让芙妃气焰嚣张到这种地步啊,居然连贵妃娘娘的朝会都敢不来参加了。”甲八卦妃嫔道。

  “可不是嘛,她入宫两年,皇上也就昨晚才在菡萏轩留了一整夜,她就张狂到这般,赶明儿皇上再在菡萏轩留宿,她岂不是要飞上天了。”乙八卦妃嫔道。

  “想她平日就刁蛮骄横,现如今还不知怎么越发骄横呢,今后还是避着她一点吧。”丙八卦妃嫔道。

  “好啦,别说了,芙妃妹妹不是说了她身子不好今日才不能来的吗?”上座左首的兰贤妃说话了。这可是宫里出了名的第一贤惠人,父亲是当朝吏部尚书,可谓位高权重,而她也是皇长子的亲生母亲,身份可谓非同一般,连把持后宫的玉蓉,芙洛二妃都不敢轻易惹她。

  此时再观玉贵妃的脸色,虽如平日一般,可是那紧扣的手指泄漏了她的心思,兰贤妃的眼里闪过一丝窃喜,还有什么能够比敌人窝里斗让人更高兴的呢?

笔趣阁新阅读网址:www.x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m.xquge6.com

看过《芙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