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芙殇 > 第七十五章 冬季恋歌 下

第七十五章 冬季恋歌 下

  芙洛不知道龙轩帝究竟是宠爱自己全身,还是宠爱自己的下半身。

  不过很快就有检验方法了。

  女人每个月总有不方便的时候。

  芙洛的手脚到了冬天,总是冻如冰雕。

  那样的时候,更是痛苦不堪。

  龙轩帝是知道自己身体的一切状况的。

  芙洛放下书。

  看到突然伸到自己小腹上的大手。

  他居然还记得。

  接下来的日子,他来得比以往还要早。

  冬天的温暖总是让人的心特别柔软。

  有时候静静的拥抱着,

  却更能感到彼此的融合。

  龙轩帝睁开迷朦的双眼,一副你需要好好解释的样子,看着眼睛亮晶晶,明汪汪的芙洛。

  “我饿了。”芙洛很配合的摸了摸肚子。

  龙轩帝揉了揉额头,“想吃什么?”

  “想吃烤羊肉串。”芙洛高兴的拥抱着龙轩帝的腰。

  在龙轩帝的瞪视下,穿上厚重的棉袄,臃肿得像个包子,两人手牵手的向御膳房方向走去。

  芙洛轻车熟路的领着龙轩帝,打着大半夜不要劳师动众的旗号,偷偷摸摸来到了膳房里。

  芙洛放风。

  龙轩帝施行偷窃之道,轻功这个时候不用,更待何时。

  夜阑殿。

  支起柴火,两人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给肉串抹上调料。

  听油滴在火焰上发出的滋滋声,闻着空气里香辣的肉味,食欲大振。

  龙轩帝将烤好的肉串递到芙洛的手里,静静的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

  “此等良辰美景,当有美酒助兴才是。”芙洛文绉绉的来上一句。

  龙轩帝但笑不语,从身后摸出一壶酒。

  芙洛大感知音之妙。

  “十年陈酿竹叶青?”芙洛品了品,就着壶口喝下。

  品酒,在穿月楼已经训练过许多,这点自然不在话下。

  龙轩帝略微诧异芙洛对酒的认知。

  “朕,年少时,出外历练,也经常幕天席地,月下烤肉品酒,抚笛弄箫,好不快哉。”

  他的脸映上火光,露出对年少时潇洒日子的怀念,这是从未有过的,他居然对自己开启心扉,谈论他的往事。

  “今夜,皇上可有雅兴?”

  皓月横空,疏星熠熠,柔雪履地,美人如玉。

  龙轩帝仿佛也放开了许多,就地凿竹,制成粗陋竹笛一柄。

  他的笛声清幽俊朗,狂放而不失内敛,少了些许霸气,多了几分柔情。

  空旷宫殿里回响起来,格外催人神思往之。

  有那么一刹那,芙洛觉得他们好似江湖仙侣,潇洒的游荡在天地间。

  可惜江湖有江湖的不如意,宫廷有宫廷的束缚。

  挣得开一时,挣不开一世。

  忽然想唱那首《天涯歌女》。

  易先生之于王佳芝的故事,想起来顿绝心寒。

  天涯呀海角

  觅呀觅知音

  小妹妹唱歌郎抚笛

  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

  爱呀爱呀郎呀

  咱们俩是一条心

  家山呀南望

  泪呀泪沾襟

  小妹妹想郎直到今

  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爱呀爱呀郎呀

  患难之交恩爱深

  人生呀谁不惜呀惜青春

  小妹妹似线郎似针

  郎呀穿在一起不离分

  爱呀爱呀郎呀

  穿在一起不离分

  不知自己离开后,龙轩帝是否也只是当作从来没有这个人。

  有些事来迟了,便再不能改过。

  人生若只如初见,那时他依然是高高在上,冷漠崇俊的龙轩帝,自己还是那个初入炎夏,满怀憧憬的穿越公主,他待她柔情一丝,也足以让她抛下一切,为他公海沉浮。

  现如今,情已冷,心已冰。

  留在心底的只有那远方亲血浇铸的一点执着眷恋。

  当事事带着算计,时时想着计算的时候,谎言成了习惯。

  两人沉默相对。

  芙洛受不了龙轩帝眼里看不清的感情。

  或者不愿看清的感情。

  芙洛总觉得自己之于龙轩帝,不过是如宠物一般。

  他像宠物一般宠着自己,

  感觉不到踏实,感觉不到安全。

  男人是视觉动物,女人是听觉动物。

  女人总是想要听到些什么,才能铸造自己的安全感。

  当初的莲月皇后,是否也是这样呢?

  天即将明。

  芙洛睡意全无,在龙轩帝的笛声中,筑起雪人来。

  两个雪人,一个高大威猛,一个娇小倚人,并立在寒风中。

  芙洛很满意自己的作品。

  却见龙轩帝动手堆起另一个小小的雪人来。

  胖乎乎的身子,圆滚滚的脑袋,娇憨可人。

  倚在那两个大雪人的脚下,一家三口,其乐熔融的天伦之画。

  他凝望着芙洛的眼睛,充满了内疚。

  她知道,这是他无声的道歉。

  她扑入他的怀里,掩藏自己干涸的双眼。

  “今天,跟朕回宫吧。”他淡淡的话,结束了这场冬天的温暖。

  芙洛离开他的身子,“好。”笑容满面。

  有人说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婚姻是整个家族的事。

  芙洛在夜阑殿,放纵了自己,享受了一次两个人的爱恋。如果不放纵,恐怕穷其一身也是要后悔难眠的。

  与轩奥这样的男子相恋真的很幸福。

  可是与轩奥这样的皇帝联姻,真的很凄凉,他的家族太过庞大,他的妻妾太过多情。

  唯一遗憾的是,当她决心放纵自己一回的时候,却再也无法如初见时那么自由的品尝,甜蜜中带着致命的酸涩。

  从不曾真的放纵,恐怕真的要彻夜难眠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笔趣阁新阅读网址:www.x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m.xquge6.com

看过《芙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