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芙殇 > 第八十六章 醉后真言

第八十六章 醉后真言

  79小说阅读网提醒:在“79免费小说”或“79小说阅读网”可以迅速找到我们门外已备好了车辇和各色仪仗,那是一顶八个内监抬着的金顶金黄绣凤版与,旁边是一把曲柄七凤黄金伞,两侧排着一对对龙旌凤翣,雏羽虁头。

  于是上了与,往庙去了。后面有两排青衣的值事监捧着香珠,绣帕,漱盂,拂尘等类跟在后面。更有满朝的武大臣站立一边。

  祭告庙,授了金册金宝,繁复的礼仪、程序一样不可错,直忙了一个多时辰。复又至昆谕殿谢恩。

  礼部的册封官高声宣读册封,“朕惟道原天地,乾始必赖乎坤成,化洽家邦,外治恒资乎内职,既应符而作配,宜正位以居尊。玉真芙贵妃,自入宫为侧妃。数年以来,温惠秉心,柔嘉表,持躬淑慎,礼教夙娴,六行悉备,久昭淑德。暨乎综理内政,恩洽彤闱,允合母仪于天下。既臻即吉之期,宜正中宫之位。敬遵慈命,载考彝章,册命玉真芙贵妃为皇后。于以协赞坤仪,循嘉祥于兰掖。”

  莲坤宫

  历代皇后所居的中宫,在龙轩朝第一次开启。

  殿后映入眼的是满满的一池碧泉,冬暖夏凉,菡萏四季常开不败。

  华而不丽,精而不奢,简致流畅,有一点点现代的简约设计感。

  “奴婢给皇后娘娘请安。”一屋慢慢的宫女监跪行礼,领头的两人不是失踪已久的碧梧和弄影又是谁。

  “娘娘。”才刚站起拉,弄影就已满脸是泪水。

  细细询问之下,才知道从上次微服出宫回来以后,她和碧梧就被派到了莲坤宫当值。

  弄影细细的述说分离前的种种,“万公公明明说不出日,娘娘就会回宫的。”

  重逢的喜悦洗刷了当初离别时碧梧和弄影的冷面,对于以皇权为天的人,芙洛觉得没有理由苛责。

  重逢后的喜悦最后被碧梧的一句话彻底打败了。

  祖规,皇后的新婚之夜,居然要抄写一遍。

  这是明明白白的下马威,这是明明白白的嫉妒,嫉妒人家的新婚之夜。

  芙洛觉得自己和这个圣祖是彻底结了仇。

  不过命运总是戏剧化的。

  关键时刻,龙轩帝居然派人送来了芙洛在马车上抄写的手稿。

  不管他是为了他自己今夜的权利,还是为了什么,芙洛第一次由衷的感谢他。

  红红的龙凤烛映得人脸都烫了。

  红色喜服居然也是雪芙蓉制成,芙洛心疼之至,只能穿一次的衣服,也用这么美好的布料,浪费了。

  听着他沉稳的步伐慢慢靠近自己,居然真的有一种待嫁少女的紧张。

  盖帕挑落的那一霎那,芙洛以为自己可以晕出笑容,和这个掌控自己一切的男人就这么带着笑容过下去。

  可惜泪水还是忍不住趟下。

  忍不住,认输而不服输。

  他拿起侍女准备的金剪刀,先剪下一缕他的发丝,再剪下芙洛的一缕发丝,芙洛错愕的看着他,虽然是架空,但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得轻易毁弃的思想还是万分严重的。

  看他拿起两缕发丝,笨拙的挽着结,看起来就是没几天的,最后居然也像模像样的挽出了一个同心结。

  这是炎夏民间夫妻洞房时,喜欢挽的同心结,以祝年同心。

  这一刻,芙洛有些不敢看龙轩帝的眼睛。

  在这个宫里,没有爱也许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他狠狠的掰过她的脸,让她直视着他的眼睛,看着他的眼神由明亮转阴暗,芙洛也不知道他在她的眼里看到了什么。

  “朕,送给你的龙佩呢?从没见你戴过?”

  “龙佩?”芙洛迷糊了,转瞬又想起难道是个环形玉佩,可是他不是早在上次在原野抛弃自己的时候就没收了么。“你不是收回了么?”

  “朕什么时候收回了?”龙轩帝的眼里有隐约的焦急。

  之后唤来弄影和碧梧,才知道两丫头偷偷给缝在了那套粗布衫的腰带上,全当腰扣了,而龙轩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没有说要没收这枚玉佩。

  龙轩帝从怀里摸出一块小小的凤形玉佩,芙洛第一次看到龙佩和凤佩在一起的情景,将凤佩放在龙佩的中间,凤头靠左,在右侧留出一点空袭,龙凤相印,佩名“凤锁龙心”。

  只是两块玉佩没有链接处,不知道如何才能结合起来为一块。

  碧梧捧来黄色丝绦,将玉佩系上。

  龙轩帝亲自将龙佩系在了芙洛的腰上,他转而系上凤佩,整个的龙凤颠倒。

  合袌酒是一定要喝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要喝这么多。

  只能看着他遣退了侍女,一杯一杯的倒着酒,所谓一醉解千愁,芙洛也不拒绝,这宫廷佳酿,清甜而不辛辣,确实好滋味。

  看着他的脸逐渐恍惚,一分为二。

  听他轻轻的说,“洛儿,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泪如泉涌一般,喷泻而出。

  只是呜咽,无法成声。

  他再为芙洛斟满酒,她傻傻的摇着头,“我喝醉了。”

  他将酒杯放在她的唇边,半强迫半温柔的让她饮下一杯又一杯。

  “我不想呆在这里的。”芙洛醉眼惺忪的说,压根儿忘了眼前的人是谁。

  “我想回家。”她睁大眼睛,看着龙轩帝,生怕他不相信似的,一直点头自我肯定。

  “臭皇帝,不让我回家。”她旋即万分委屈的述说。

  “他不是让你回家了么?”龙轩帝应道。

  “我悄悄跟你说,”芙洛瞅瞅四周,“那不是我的家,我的家在另一个地方。只要臭皇帝对我说我爱你,我就能回家了。”

  她兀自高兴,根本不知道自己泄漏了最大的秘密。

  眼前的人,脸色一变,仿佛想起了什么,握着芙洛手腕的手不自觉加大了力。

  “你弄疼我了。”芙洛低泣。

  “原来你一直都在骗朕。”

  芙洛只觉得头沉沉的,眼前的人仿佛成了龙轩帝模样。

  她赶紧跳起来,“臣妾给皇上请安。”

  旋即又站立不稳的跌坐床沿,“谢主隆恩。”傻傻的笑了起来。

  龙轩帝茫然。

  芙洛指指自己的脑袋,让龙轩帝看,他茫然。

  “臣妾头上带了好多顶皇上赐的绿帽。”

  龙轩帝的面色让人无法形容。

  却见她兀自拿起酒壶就往嘴里倒,“没出息,没出息~~”一个人念叨。

  龙轩帝想阻止她的狂饮,结果被芙洛“啪”的一声打开。如今算是喝到位了,豹胆也出来了。

  “臭皇帝,”芙洛一把扭住龙轩帝的耳朵,“有本事你跟我回家啊,看我不虐死你,让你当鸭,做死你,做死你。”

  芙洛觉得这样还不解气,扑上去狂咬一番,舔舔嘴,最后才算作罢。

  “小奥,你今天真温柔。”芙洛拍拍他的脸,从胸口抓出一张银票来,捞起龙轩帝的外袍,塞在他裤腰上,“这个赏你,你好生把姑奶奶我伺候好。”

  芙洛打了一个酒嗝。

  忽然仰头望出窗外,“想我一代穿越人,如今混到这个地步,要人疼没人疼,要人爱没人爱,连个男主都不给我。”芙洛坚决否认龙轩帝是男主这个想法,幻想他只是一个男配,自己的男主最后会踏着七彩祥云,与龙轩帝大战回合,最后带着自己扬长而去()。

  此生只疼自己一个人,让他向西他就不敢往东,让他从此不准看美女,不准看帅哥,每天在家里洗衣做饭。在床上要力配合,绝对不能造成一个月才轮到一次的局面。自己想**他就**,绝对不能还手,还要主动要求。

  无论是唱歌跳舞,吹笛舞萧他都得是天下第一,制衣纳鞋都得赶上宫廷秀女的水平。重要的是,还要长得比龙轩帝帅,比他厉害,比他精力旺盛,比他和蔼可亲,要风偏偏,温尔雅。

  芙洛对天忏悔,如果能够回到从前,再也不痴迷冰山男。

  再不对现代的男同胞耀武扬威,肆意玩弄。

  最后还嫌不够真诚,“啪”的将酒壶摔碎,大有“如违此誓与此壶同”的意味。

  像突然想起什么,芙洛从一旁拿起那把金剪刀,“如果我真的能回去,我一定要把这个也带回去,比较保险。”

  她歪歪扭扭的走到龙轩帝胯间,毫不留情的刺下。

  龙轩帝倒吸冷气,赶紧一让,夺过那把剪刀,将芙洛暧昧的压在身下。

  芙洛傻傻的,不解风情的抬头望着龙轩帝。

  “你为什么要杀我?”芙洛哇哇的哭了起来,像个孩。

  他不着声,只是揉着芙洛的头发()。

  “为什么不想生我的孩?”

  将芙洛问得愕然。

  “流产好疼。”她的泪弥漫了龙轩帝的眼睛。

  一句话包含了千言万语。

  分不清是狡辩还是谎言,龙轩帝只能紧了紧自己的怀抱。

  “为什么要救我,我宁愿你不救我,让我们永生永世再无瓜葛?”芙洛挣开他的怀抱。

  “如果我能不救~~”龙轩帝没说完以后的话。

  他低低的撑在她的上方,渐渐逼进。

  芙洛努力的从下面伸出一支手,做小生提问举手状。

  “问吧。”龙轩帝无奈。

  “他为什么要杀莲月皇后?”

  “他没有,是莲月皇后用幻术迷惑了先帝,让他一生沉浸在杀死她的痛苦中。”

  芙洛咋舌,够气魄。

  “所以他才写下绝情弃爱的么?”

  龙轩帝叹息,翻过身,与芙洛并躺()。

  “不是祖,而是高祖加上的。莲月皇后死后,祖伤心过,不久就病故了,因为无后,所以传位给了他的弟弟,也就是高祖。是高祖看了他们的故事,加上了最后一章,从此炎夏全族禁绝巫术。”

  芙洛迷迷糊糊的睡去,在他轻柔挑逗的爱抚下醒来。

  仿佛回到了穿越的第一夜。

  他和她就是这么认识的。

  “你长得真好看。”芙洛附上自己的嘴唇,吮吸着他的薄唇。

  芙洛在激动中,忘情的呜咽出:“我爱你。”

  心中像放下了什么似得,空荡荡又满盈盈。

  他停顿,之后,是更努力的冲刺。

  最后芙洛在他的爱怜中睡去,唯一想到的是,这,仿佛是他第一次对她做后戏,缠绵悱恻的后戏。

  迷糊中仿佛看到了一朵白莲花般的身影在向她招手,“我终于等到你了。”!

  79小说阅读网提醒:在“79免费小说”或“79小说阅读网”可以迅速找到我们

笔趣阁新阅读网址:www.x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m.xquge6.com

看过《芙殇》的书友还喜欢